第2888章 万世轮回永不弃

大门之内,一切轮回的起点,宛若行尸走肉一般的我处于一个封闭的特殊空间之中。

这是哪?我是谁?我要……

哦对,我要成为圣人,我要改写炎黄万界规则,我要……

“萧枫,你还不愿意认命么?”

我还要继续下去。

“已经连回答都做不出了么?”盘古意识眯着眼看着再一次朝着大门之外走去的我,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我会离开此处,救下洛水月然后彻底进入大门内部,然后落败在萧胤辰,星辰大帝,甚至是萧玄溟的手中。

一次次的轮回,众人的记忆被重新回归初始,我的记忆在不断的被我抹去,只有处于这个特殊奇点中的盘古意识,将这一切都目睹了下来。

他清楚的看到一个意志无比坚定的眼神,开始变得迷茫,然后渐渐失去光芒,失去色彩,逐渐变成行尸走肉一般。

一次次的失败,对我而言的打击远远不是失去记忆那么单纯简单,重复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本身对于任何人的心里承受都是无比巨大的。

一个字写错了,可以擦掉重来,但一个写上一万遍,擦掉重来一万遍换做任何人都会彻底的心理崩坏。

盘古很清楚此刻还在持续着这一切的我已经是在依靠着本能在行动了,消磨一空的意志。无比疲惫的精神力,甚至已经失去了可以让我坚持信仰的记忆,眼下我已经彻底成为了空壳一样的存在。

“罢了,总归眼下是最后一次了。”

盘古大帝无奈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一切该结束了。

他抬头看向我的身后,那曾经状况宛若河图洛书一般的法相画卷如今一片空白,身下的最后一个女子身影如今也在迅速的消失。

千次?万次?亦或是更多?盘古也已经不记得了,但这一定是最后的一次了,我已经没有足够支撑下一次轮回所能供给的记忆与存在的。我的存在本身都会在这一次的失败之后彻底消散不见。

但就连盘古都没有注意到,在我离开大门的那一瞬间那画卷之中女子最后的身形还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一道连盘古大帝都无法察觉的虚影。

我的身形出现在天地之中,一道剑气直接斩在西王母的身上,众人的目光这一次甚至都来不及聚焦在我的身上,我的已然再次朝着大门走进去。

他是谁?这个问题同时出现在所有人的内心之中,却没有人能够给出任何的答案。

突然的心痛,出现在洛水月的胸口之上,这从那个男子身上散发出来为她重聚的肉身在构造形成的瞬间就给她带来了一生从未体验过的痛处。

没有任何记忆的支撑,看着那个背影洛水月不知为何突兀的开口对着男子的背影喊道:“我会等你回来的!”

回来?

脑袋之中一片空白的男子连理解这个词都变得无比的困难,什么是回来?我,能回到那里来?

出现在男子脑海之中没法解答的问题,却让失心人一般的他抬起了自己的脑袋,握着手中的剑,男子踏出了他在这片天地的最后一步,最后的踏出这一步。

“他是谁?”西王母对着洛水月一下问道。

洛水月摇了摇头,她不知,但不知为何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却让她没有丝毫的后悔,仿佛这一次若是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一般。

天地,这注定会是最后的一战。

直接掠过了众人冲入了大门之中的萧胤辰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他眯着眼睛看着完全不存在他记忆中的我开口道:“一次次的轮回,已经让你变成这个模样了么?”

“嗯?”一边不能理解一切的星辰大帝不解的开口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萧胤辰平静的开口随即又眯了眯眼睛道:“但我想我本应该是认识的。”

他人做不到在时间之道的不断轮回之中残留任何的记忆,但总归有那么一两个异数,在千万次的不断轮回之中,数次意识到了发生什么的萧胤辰也在尝试着做些什么。而在这最终的时候也让他认清了眼前的情况。

“不过无关紧要了,失去了几乎所有记忆的他,也没有了自己所坚守的东西,哪怕有着再多的经验和可能性,也不会有胜过我的可能。”萧胤辰平静的落下这句话,然后再次出手,肌肉记忆一般的反应,让萧胤辰的攻势朝着我身上落了过来。

萧胤辰的话语绝非自大,本就在正面战斗时可以以实力压我一头的萧胤辰,在我如今几近崩溃的边缘上更加没有落败的可能。

我机械式的反应虽然所有的应对都是最优最选,但萧胤辰却能够在最后变化出我肌肉记忆之外的手段瞬间形成反制,体修的强大肉身之躯在萧胤辰如此高压的力量面前逐步土崩瓦解,随时注意着周围情况没有直接给予致命一击的萧胤辰在得到了什么肯定后突然开口道:“已经不会又再次的轮回了么?很好,看来总算是要结束了。”

萧胤辰眼中的精光一瞬间闪现而过,一剑直接朝着我内海丹田之处落了下来。

“在轮回之中不断重来的影子,该结束了。”

已经再没有任何力量反抗这一击的我双脚完全冰凉,感受着迎面而来足以取走我性命的一击,此刻脑海之中只是回荡着萧胤辰的最后一句话。

该结束了,该结束了,该结束……

我会等你回来的!

突然闯入我的脑海之中出现的一句话在我精神之海猛的爆发而开,我本一片死寂的精神之海瞬间再次翻腾了起来,我身后那几乎已经是空白的画卷之中,洛水月的虚影一下浮现而出,从我的身后瞬间将我抱在了其中,这无比温暖的气息,这无比熟悉的力量,不断涌入我脑海之中的记忆瞬间将我空白的脑袋彻底充斥!

失去了高光的双目在这一刻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盘古之证瞬间在我身前一闪而过,将萧胤辰的长剑直接架住。

“怎么会?!”萧胤辰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完全不明白我此刻爆发出来的是哪里来的力量。

我抬手重新握住盘古之证,然后看着依旧环绕在我身上的魂体虚影,眼中带泪:“水月,谢谢你了。”

魂体仿佛听到了我的话语一眼,从我身后飘到我的身前在我脑门上轻轻一点似乎对我的感谢很是不满,我微笑轻声道:“的确,谢一次太轻了。我会重新补偿的,一定。”

洛水月的魂体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消失在我的面前,我微笑着伸出手温柔的她离开。

“你在说什么?你和洛水月之间有什么关系?!”萧胤辰完全不明白的开口道,他知晓我是轮回的产物,却并不知晓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我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萧胤辰的身上:“用你的一句话来说,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一切的。”

“杀我?就凭你?!”

“不,是凭我与水月两个人的力量,以及……这炎黄万界根源之力。”我平静的开口道,本在远处等待着我们去采撷的炎黄根源之力朝着我身后涌动了过来。

萧胤辰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的开口道:“怎么可能?!你这家伙怎么会就有调用本源之力的能力了。”

“因为你错了,我错了,甚至于盘古大帝也错了。”我平静的开口道感受着全新的力量融入我的身体之中:“他断言斩不断这因果,因为他也没有看透这炎黄本源的力量,本质上也是一道,一条散发出万道的道。孕育之道,它存在的本身孕育出了天地万物,的确可以依靠强大的力量掌控这股天地之力成为圣人,但与其完全契合孕育天地,才是掌握他的正确之法。”

“不可能!这不可能!就算是如此。这与你的道也应该毫无联系,凭什么你能够……”

“因为我愿以我身继续孕育这天地吧,当年盘古不也是一样如此么?宙也好了,神无限也好,他们都有不输给盘古的实力,但你知道为何最终却是盘古成为了圣人么?因为从一开始,盘古心中所想的就是破开混沌,为天下万界定规立则,这本就契合炎黄本源的孕育之道的宗旨。我们皆是被这股力量选中的罢了,我承认你如今站在的高度也许比我还要更高。但可惜,你终归差了半步,而我在最后一刻,一步登天。”

我并未忘却这经历的一切,一次次的失败的确给我带来无比巨大的压力,虽然没有言语,但这平淡的描述之中,千万次的轮回之中,我崩坏的身体和过往一同构筑除了眼下的我。

千万次轮回之中我曾经彻底迷失,虽然从未放弃,但也早已眼中失去了光亮,在没有了众人支撑的我,又怎么可能找到那斩出轮回的办法?

而最终还是洛水月救赎了我,若不是她的哪怕对我完全忘记依存在我身上的那一缕魂魄,注定我无法走出这一步。

斩破这眼前因果的我,而斩断这因果的剑,便是洛水月。

“不,这不可能!”萧胤辰怒吼的开口道。显然依旧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怒吼着一剑朝着我直接斩下,长剑破空这一剑饱含的修罗之力已经是萧胤辰的全部!

轰!

天地颤抖,日月消弥,萧胤辰所聚集起来的所有力量在一瞬之间当然无存,萧胤辰那远超鸿蒙帝境的力量在这一刻仿佛被抽干了一样,在我面前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我眨眼看着已经连一句话都无法说出来的萧胤辰眨了眨眼睛平静的开口道:“你是我父亲,我本该留你一命,如果你愿意……”

“开什么玩笑……”极为艰难的从嘴角扯出这句话萧胤辰最后的气息瞬间化作一柄长剑直接插在了自己的身上,这股力量从萧胤辰体内爆发而出,就算是我也无法在外部阻止。

萧胤辰生命气息迅速的消散,冷笑的看着我:“不会有人能够击败的我的!这天地绝对不会有人能够击败的我,就算是败,我也只败在了我自己的手中!我萧胤辰终归是天下无敌的存在!”

最后的一缕气息彻底消散在天地之中,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再言语,萧胤辰终究还是回不了头,这个注定悲剧的枭雄再无法完成自己的抱负之后,又怎么可能愿意苟活下去,或许相比于死在我的手里,这才是最合适他的结局。

随后的我的目光落在了星辰大帝身上:“你想活吗?”

星辰大帝有些后怕的开口道:“想……”

“神无限已经死了,我可以留你一命,我知道你只是他的傀儡,但预防万一,我还是会在你体内留下一道桎梏,若是你有威胁万界之念,这道桎梏必然就会将你斩杀。”

“多谢大帝,多谢大帝!”

我随手一划。一道天地之息落在星辰大帝的身上,然后我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

“还有何事么?”我没有回头背对着洛天书开口道。

“你到底是谁?我们应该认识吧?若只是被剥夺的记忆,以你现在的实力将那些记忆……”

“不可能。”我平静的开口道:“我如今拥有的一切,就是以被剥夺的那些记忆而成就的,我现在的记忆其实也不过是借着她的东西,我自己尚且不完成,谈何给你记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西王母还活着。虽然你失去了过去的生活的炎黄,那些熟悉的人,但你还有她,西王母也好,你也好,希望你们以后能在炎黄正常的生活下去。”

洛天书心头一震开口明白了什么道:“你现在是要去改变万界规则?”

“是的,改变之后,今后大道将会出现在天地万界,新的世界也会逐渐出现,一些都会回归正常。”

“那你自己呢?!你说过你不能给人恢复记忆,那你自己……”

“我会消失在这片天地之中,我的存在其实在我进入圣人的前一刻就彻底消失了,此刻存在于此的我并非真正的我,我虽和盘古一样方式被选中,却和他还是有不一样的。待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我就不在拥有圣人之力,自然我也不能回归到万界之中。”

“所以你就算是死了?”洛天书不敢相信的开口道。

“死?呵呵,对,过去的萧枫的确已经死了,不过……”我言语并未说完,突然天地一阵震动我立刻改口到:“看来说的有些太多了,天规地则开始有些不满了。”

“你成为圣人,还有能够束缚你的力量?”洛天书不敢相信的说道。

“当然,只不过那就是要你们自己再去探寻了那另一番的天地和世界,这个秘密,除了我与盘古之外,或许你能在一个叫做青帝的历史上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当然那就是更为久远的故事了。”

“多谢大帝指点。”

“不谢,后会有期。”

丢下这句话的我身形缓缓的消失在天地之中。出现的大门将洛天书硬生生挤了出去,瞬间洛天书感觉到无数的目光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结束了?”西王母看着出来的洛天书诧异的问道。

洛天书点了点头。

“谁成为了圣人?!我刚才看到星辰大帝也……”

“我不知道……”洛天书也是有些迷茫的说道。

“不知道?”众人都不解的开口道、

唯有洛水月突然明悟了什么开口道:“刚才那个男子?”

洛天书虽然不知道洛水月所说为何人,但还是回应道:“的确有一个奇怪的男子,出现在其中,而且成为了圣人……哦对,他刚才言语之中有不小心提到过自己的姓名,叫萧枫。你们……认识吗?”

凌霄周青与赢洛三人对视,显然都想要在对方身上找到答案,但却都摇了摇头。

“有的,一定有这么一个人!一个被我们都忘记的,却无比熟悉无比亲密的人存在!”洛水月突然开口仿佛抓住了什么似地无比激动的开口道。

“水月,你这判断是不是过于……独断了一些?”周青皱眉显然有些不认可洛水月这纯属臆断的想法。

“不,不对,不是我有问题,是你们有问题!如果没有这个人,若儿的父亲是谁?!”洛水月感知着自己脑袋的空缺的那一部分一下开口道。

“早逝了。”

“那……你们不是四兄弟么?除了你们三人之外,还有……”

“当然是你啊,你就是我们的三妹啊。”

洛水月摇着头怎么都感觉到不对劲,随后问了好几个问题,却被完全回答了上来,这些东西在洛水月的脑袋都是空白的,在凌霄等人的记忆之中虽然被其他东西填补,但都是她完全不能接受的记忆。

“冷静一下水月,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你那个人的记忆么?”凌霄再次追问道。

洛水月一下抓住拳头:“我没有,但是……哦对!如果不是那个人,我们有打开大门的方法吗?”

“不是说好走一步算一步,总归他们也要打开大门,总归有人会为我们开路。”

“就算是如此,那为什么大门开启的瞬间,我们全都无动于衷,全都呆在各自的位置对付着其他人,难道连这唯一的机会,我们还寄托在萧胤辰,萧玄溟?还是洛天书身上?!”洛水月极为激动的开口道,然后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言语有些不适开口对着洛天书抱歉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洛天书摇了摇头:“不,虽然说得有些激进,但总归是对的,如果没有那个人出现改变我的观念,之前我是没有想要保留现世的念头的,毕竟这也是我的伤心之地。”

洛天书的话让众人彻底沉默了下来,洛水月这才紧握了拳头无比坚定的开口道:“那个人就是他,他的存在和记忆哪怕都被扭曲了,但我肯定他是存在的。”

众人此刻都完全沉默了下来。众人虽然无法反驳,却在心中也无法接受洛水月所说的话,毕竟这种事情对任何人而言都超出想象太多了。

真的会有人赌上自己存在为代价,去赌上那么一把吗?这风向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就算真是如此,有这么一个人叫做萧枫的人,他也已经死了吧?”周青再次开口看向了洛天书。

洛天书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他隐约感觉没有那么单纯,但眼下的局面结合之前我说过无法回来的话语,他还是这样告诉着众人,希望将问题简单化一些。。

“不,他一定没有死!”洛水月依旧无比坚决的开口道,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如果说萧枫真的存在的话,那么他就是我的道,就是我的全部,若是他死了,我的力量也绝对会完全消散。而如今我还是鸿蒙,所以我肯定。他一定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

众人对视一下然后看着放入入魔了一般洛水月都摇了摇头,而洛水月此刻已经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了,死死的握住拳头,目光坚定的看向远方,众人皆醉又如何,我独醒便足矣。

“就算是如此,我们也得先离开了,无论如何。现在我们都该回雁门去了,如今万界已经安定,还有很多事情我们要去做呢。”周青开口对着洛水月提醒道。

洛水月点了点头倒是没拒绝这件事情,轻声道:“你们先行一步去吧,我随后御剑跟上。”

众人大概的猜到了洛水月要干什么,无奈离开之后,洛水月缓缓的走到大门关闭的那个地方伸出手,一柄越女冰剑凝聚在她的手中,然后洛水月将其缓缓的插在了地上。

在留下了属于的自己的气息之后。洛水月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气息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时光荏苒三百年,血月岛依旧是新炎黄万界的一片彻底禁区,哪怕是鸿蒙强者想要踏入此地都必须要经过天下第一宗门雁门的许可。

某一日,茫茫东海之上,一声嘹亮的鸣叫之声响起,此鸟乃是神鸟重明,重明鸟浑身浴火飞过长空,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落入大海之中。

重明鸟落海之后,一座岛屿在大海上凭空出现,在岛屿的一处悬崖上,一块巨大的石碑耸立,上面写着重明岛三个字。

此岛四周笼罩着强大的阵法,无人可以靠近。

重明岛云雾缭绕,如仙境一般,在云雾深处,一座巨大的宫殿坐落在此。巨大的宫殿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

枫月神宫。

此时在大殿门口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一身普通的衣服,女的一袭白衣,长发飘飘,依靠在男人的怀中,看着天边云卷云舒。

“倚楼听风雨,淡看天涯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便是平静。”洛水月悠悠的说道。

萧枫将怀中的水月搂得更紧了一些,目光柔和的说道:“穿越了这宇宙洪荒,凝聚了天地玄黄,勘破生死轮回,我终于明白,我这一生的坚持是什么。”

“是什么?”洛水月转头问道。

萧枫亲吻洛水月的额头道:“当然是你!我此生最大的辜负就是你,你是这诸天万界最完美的女人。拥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我时常会记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夜。”

“枫,对我来说,此生许你,便是天长地久,哪怕宇宙毁灭,我心依旧。”洛水月说道。

“让我今后千年万年的时光陪伴你,万世轮回永不弃。”

萧枫紧紧抓住洛水月的手,那一刻,于萧枫而言,整个天地一切都不复存在,唯有眼前这一人。【全书完】

喜欢校园第一废物请大家收藏:()校园第一废物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