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执念所在

相较于秦莫邪充沛的皇道气息。

宁尘给陈英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先前他直言不讳的点明,两尊人皇登临陈家,实乃欺人太甚。

可是现在,他隐隐发现,宁尘的境界不对劲,沉默良久,等宁尘出手刹那,这位老一辈战神人物,终于幡然顿悟了。

“神隐状态?”

陈英瞪大眼睛,满嘴胡须飘扬,而瞳孔深处的畏惧和恐慌,无法隐藏。

近前这位年轻强者,竟然彻悟了玄之又玄的神隐状态,直白而言,周身境界可临时调换,关键时刻,更能爆发惊世威力。

刚才判断为人皇强者,并不为过。

因为这个人,极有可能比人皇还要恐怖。

一时间,陈英压力顿生。

“轰!”

果不其然,宁尘一拳轰杀过来,楼阁崩塌,山岳碎裂。

朗朗晴空,都在瞬息黑暗下来,这种迹象太恐怖了,惶惶然,形同世界末日,整个陈家上空,都被黑沉沉的气息覆盖。

紧随其后。

黑色气息盘绕成一条巨大的风暴,齐根斩向陈英。

“老朽虽然闭关百年,但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既然你要拼死搏杀,陪你便是!”

陈英也是被彻底打出火气。

他五指一抬,掌心发出成千上万道流光,狠狠砸向宁尘。

短短瞬息。

陈家这片祖地,遭遇了难以描述的创伤。

无数破碎的光束,以陈家为核心点,迎着长空绽放,太璀璨了,就像是围绕着大地万里区域,肆意升腾的烟火。

皇道强者厮杀,无异于毁天灭日。

何况还是心存灭族之意,直接登门清剿?

“轰!”

陈英受到宁尘一拳,当即被砸飞了数千丈,这剧烈的速度,导致虚空都在寸寸崩灭,异常恐怖。

“小贼,你当我陈英在神洲大陆立于不败之地,是外强中干?”

陈英勃然大怒,一双虎目泛起腾腾杀意。

宁尘笑而不语,现在的他,心无杂念,就是冲着灭族而来。

陈英在短暂休整的刹那,宁尘一只手,如同磨盘一把压了下来,而后将陈家祖地,隔空抓取了出来。

轰轰轰!

无数条鲜活的生命,因为受不了皇道力量的冲击,直接当空炸灭,太惨烈了,算得上真正的死无全尸。

嘶嘶!

陈英看着这一幕,浑身颤抖。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遭遇灭族之痛,他怒发张狂,满腔杀意,一头白发,更是根根倒立。

唰!

关键时刻,一道微弱的意志,透过黑云翻滚的苍穹,投射过来。

第一时间察觉异状的秦莫邪大手挥动,冷笑道,“奉劝各位,少管闲事,陈家这百来年,做错了太多的事情,灭族可不为过。”

显而易见,人族有巨头级别的强者,准备挽救陈家。

“哼!”

虚空荡下一道冷哼,很是不屑。

宁尘猛然抬头,双目锁定看似虚无缥缈的苍穹,“你要多管闲事?”

六个字。

杀意沸腾。

以致于那道盘绕在虚空,久久不愿散去的意志,直接沉默了下来。

陈英站在千丈之外,瞧着几近毁灭殆尽的家族,心头都在滴血,一声怒啸,横空移动,反攻向宁尘。

轰轰轰!

砰砰砰!

漫天苍穹,波澜四起,像是一挂汪洋大海,挂在虚空之巅。

无数人瞠目结舌的瞧着天空爆发的那一幕,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一天。

陈家注定要覆灭。

看似立于不败之地的陈英,压根就不是宁尘的对手,以后者气血方刚的状态,纵然耗也耗死了对方。

再者,陈英已无援手。

枯木难支之下,如何反抗?

“记住了,我叫宁河图,祖上出自战神楚擎苍一脉!”

神音浩荡,惊天动地。

万里疆域,都清晰的听见这道犹如雷霆般的声音,自然也明白,这句话背后隐藏的意义。

最终,宁尘五指探取,牢牢牵制住了陈英的头颅,肆意拉扯,硬生生将陈英的脑袋摘取下来,同一时间捏碎陈英的所有神识。

毕竟,到了人皇这个层次的强者,肉身陨灭其实是最简单的死亡,碎灭神识,才是彻头彻尾的死亡。

显然,宁尘没有给陈英任何的活路。

那一抹血箭,连带神识横空炸灭。

尘埃落定!

这之后,宁尘拎着陈英的首级,来到了思过崖。

他一掌覆灭之下,直接将近前的数座雕塑击灭,同时借用一杆朝天大戟,硬生生将陈英的头颅悬挂在这天地间。

中途不少步入强者领域的高手,纵然全程暗中盯梢,但没一个人敢出来阻止。

就这样,陈英的头颅,被立在那里,备受日月风霜的摧残。

“百年之后,还不知道你能不能回来,不如给我留个念想?”

秦莫邪靠向近前一根参天大树,笑着建议道。

有朝一日,能否回来?

于这一点,宁尘都不清楚。

“也行。”

稍作考虑,宁尘拿出自己的大凉龙雀剑。

这次征战异乡,极少动用这柄昔日的天下第一剑。

铿锵!

宁尘五指震动,表层雕刻有龙纹的剑鞘顺势落下,他随手一递,将其牢牢送进附近一座山岳顶端,斜立在那里。

秦莫邪顺着视线,观望过去,笑容妖邪。

“如果有一天,剑鞘松动了,也许,就是我回来了。”

宁尘收回大凉龙雀剑身,向秦莫邪点头道。

秦莫邪道,“那我就不送你了,一路珍重。”

宁尘抬起头,望了望头顶的虚空,冷笑道,“其实还有不少势力也应该清洗一场的。”

“如果全杀完了,以后真没牵挂回来了,不如留着。”

嘴角扯过一丝玩味的笑容。

他纵身而起,找到了画心,秦素,以及苏陌。

简单闲聊一场,知道这几人,在这边土生土在,肯定不愿意跟他去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

权当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各位,告辞。”

做了最后一场临行的告别,宁尘化作一抹流烟,径直消失。

从哪里回,回哪里去。

只是,这一路返程,看着脚下静美山河,以及一身神力滔天,宁尘的心,逐渐平复下来,很祥和,很安静。

中途,唯有那开始泛起淡淡金黄色泽的双眸,在徐徐变化。

最后,凝聚为一位身穿绿衣的年轻女子。

那是他的执念所在。

……

喜欢都市绝品少帅请大家收藏:()都市绝品少帅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