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我到现在还记得

2001年4月19,粱胜均乘机南下。

次日,盛世集团则正式对内对外一起公布了对旗下子公司盛世电子消费品公司的高层调整。

此外,按照盛世电子同戈尔基金和摩根史坦利签订的投资合约,他们也重新调整了公司的股权关系——前者持股4%,后者持股7%,陈子迩个人持股63.7%。

同是创始人的法德尔持股2.8%,粱胜均这样的早期高端人才持股2.5%,剩下的20%作为期权池,从肖安林往下,管理岗、技术岗的员工在盛世工作满五年都可以获得不数额等的期权。

公司里不少人都是从硅谷回国,对于这一套流程无比熟悉,很多一夜巨富的故事也给他们与盛世的未来提供了想象空间,这份激励无疑是巨大的。

而在董事会筹备伊始,只有五名组成人员。

董事长陈子迩,粱胜均为高管,法德尔为创始人,另外两位由两个股东派遣,近期抵达中海。

在中国公司的董事会中,大量管理层同时也是董事,这就让管理和监督的功能高度重合,形成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局面。

所以陈子迩可以在不影响他对公司控制权的情况下,更多的吸收独立董事。

董事最大美德是独立,独立的完全自由和客观的角度去挑战管理决策、评估公司绩效。

此外,在CEO周围构建更完善合理的部门,加强公司的效率。硬件部、软件部、设计部、零售部、人事部等等,部门领导者有的从外引进,有的在内提拔,他们将和首席运营官肖安林一起形成一个环。

环中央就是粱胜均。

大战前磨刀,就是陈子迩现在干的事,早起的盛世电子效率还行,近几月,尤其是spod大获成功之后,有懈怠现象,这一次之后要把效率重新提升上去。

他自己在盛世科技园坐着,什么人也翻不出风浪,这使得要见他的金敏信和骆之怡特意从环城大厦赶过来。

老金很难受……这时候把我带着干啥,你俩单独见,单独解决啊,

实际上,陈子迩叫他过来,是他自己毕竟对那圈不懂,万一闹出了笑话也是不好。

“坐吧,”陈子迩对他俩说,他还有一个电话要打完。

没剩多久,骆之怡和金敏信等了不到一分钟。

完事,他抬眼看了看骆之怡,许久不见,她颜值的冲击力又加强了,离得近更能看清楚脸颊皮肤之细。

美目半弯藏琥珀,肌理细腻骨肉匀,说的就是她了。

如今脱去土土的学生装,现在的骆之怡越来越有仙女姐姐的风采了。

“大概的事情我都和你们说了,”陈子迩说:“老金你亲自负责这件事,而之怡,和你有关,所以有什么你可以说。”

“我说一下我的想法,这篇报道里已经提及了我本人和骆之怡不属实的非正常上下属关系,就针对这点,先公开发律师函警告,至少要求对方登报道歉。”

他似有其他意味的说:“要让人很清晰的感受到,盛世集团不是好欺负的,老金,你明白我意思吗?”

金敏信凝神思考,听语气,看表情放佛另有他意。

他伸手去接陈子迩给他的东西,不想老陈收了回来,问:“明白没有?”

“明白了。”

“那你来说说这家报社是个什么情况。”

骆之怡仿佛感受到了陈子迩的微微怒意,却不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生气,而是因为被外界污蔑而生气。

其实都不是,

陈子迩只是希望传达给金敏信一些信息,那就是他对此有些不开心,必须把这件事按照他的意思一丝不苟的处理好。

至于别人把他形容成色魔亦或是其他什么形象,他是没感觉的。

骆之怡没有说出自己的个人的要求,她知道陈子迩另有他意。

金敏信则是个人精,因为他说完自己的部分就借口有人找要往外溜。

“我们这样做……”骆之怡有些不确定的问:“会不会显得有些势大欺人?”

“也总比当个老好人被人欺负的好。”陈子迩有自己的考虑,这点不必细究。

“一直忘了问问,你去燕京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说穿了,就是圈里人都在猜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不过这地方总是不缺各种各样的谣言的。”

陈子迩问:“你应对的怎样?”

“就只能两耳不闻了。”

那地方,他可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她免受那些行为上的纷扰,别人要说,也只能让人去说了。

“如果有人过分,你要记得和金总说,和他不好开口,你也有我电话,盛世传媒不会只签你一名艺人,我们不会让自己人因为利益而上了被人的床,起码我做不出这种事。你自己也要加强防备,你年轻、又漂亮,说不准就会有些愣头青,明白吗?”

这种事,只要有一个牡丹花下死的人,那后果就无法承受。

骆之怡身处其中,大概更能体会。

从陈子迩的角度来说,他曾经是个看不起这些的人,现在他自己开了这种公司——他不想成为自己看不起的人。

“谢谢你关心,”骆之怡咬着下嘴唇,喜意油然而生,“一直都受你帮助,谢谢。”

“这和帮助无关,这是原则,而且……这次你也帮了我。”陈子迩想起了之前的事,“上次太忙放了你鸽子,眼下又是特殊时期,不适合公开场合同行,这样吧,周……六,周六下午吧,邀请你到家里来。”

骆之怡没有发生咋咋唬唬、讲话结巴亦或是从椅子上掉下去这种二次元桥段,她耐心的听陈子迩把话讲完。

然后俏声的问:“真的啊?”

“真的,”

“好。”

没有油腻,也没有拖泥带水,陈子迩很满意。

“行,到时候听你说说作为演员的感受。”

骆之怡抿嘴轻笑,起身弯腰,“那我就先走啦?”

“嗯,拜拜。”

龚晓洁在车里待腻,站到车外边儿等她。

看着她,只觉不太正常。

龚晓洁在她要上车的时候胳膊竖在车门挡住,“你那点小心思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啊?”

骆之怡知道她的意思。

想着是自己的表姐,而且估计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那我回去给你讲讲一窜电话号码的故事。”

“电话号码?”

“1394159265,我到现在还记得。”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