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他做好当爸的准备了吗?

听着电话里的询问,陈子迩扫视了一下陌生的房间,努力回忆自己特么这是在哪儿啊,好在有两个女***员站在一旁。

一说才知道,他得起床。

没办法,他倒是想在这样的环境里见瑞贝卡,可这特么是男人泡澡的地方啊!

恋恋不舍的掀开被子,

其实……这床挺舒服的,借力什么的都挺好,设计的时候应该有想法。不过就是不太安全,他现在大小也是个名人了。

不知不觉都已经把利害想的这么周全了么……果然恐怖如斯!

陈子迩在心中吐槽了一下自己的联想能力,然后对着电话讲:“雅典商务会所,那里安静,去那里吧。”

主要是安全,他不喜给人拍到,

最近因为盛世投资的‘乱’投资,平日里嫉妒者、厌他者都开始冒头了,假若同一天,他又在会面美女,那简直就像是犯了大罪。

那边,瑞贝卡听闻后,欣然前往。

宁雅则是有些喜,喜于陈子迩信任这里,也有些奇,奇怪于他和这么好看的女子在这里进行相对私密的会面。

随着那个空间的门被关上,她也只能收回视线,旁边的打工者,一个年轻的男生则似乎比她还要‘好奇’。

并非如此,他好像呆了,

“好看么?”宁雅问。

“嗯,”他懵懵蹬蹬的无意识点头。

啪!

宁雅敲打一下他的头,“别看了!跟你又不会有关系!”

“这可说不定……”他嘀咕着。

瑞贝卡真的很美,即使是幻想,男人也不希望被人打破。

她没有穿着羽绒服,而是身着米色厚风衣,风衣及至大腿中部,腿上则是紧身牛仔裤,外国女孩个头高又是常事,那走起来才叫真正的高挑修长身形。

没有披着金黄色的长发而是盘起来,露出细腻的脖颈和那张精巧极美的侧颜,就那么一点便白的令人炫目。

俏丽的小琼鼻弯出可爱的弧度,那细小的鼻尖像是上帝的画笔,轻轻一点,便一下子晕染出了盛世美颜。

隔着东西方的审美观,宁雅也知道,这是个异域风情满值的精灵般儿女孩。

他们看得的还不够多。

当陈子迩与其对视,衬托着她笑脸的,还有淡蓝色的瞳孔,异样中带着摄人的魅力。

“我没有让你等多久吧?”瑞贝卡展露着迷人的微笑,嫩红的嘴唇微微翘着,好像有一种惊人的柔软与弹力。

时隔几个月不见,陈子迩能记住的只有惊艳的初印象。

而惊艳的内容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不过在这一刻,一切都回来了。

这个白人女孩的外表,太能激发肾上腺素的分泌了。

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冯唐的一句话:我想,如果这时候,我伸出食指去接触她的指尖,就会看见闪电!吐一口唾沫,地上就会长出七色花!

如果横枪立马,就地野合,我特么能让她怀上孔子!!

太应景了。

“我也是刚刚到,”陈子迩示意她坐下,说着她们文化中的招呼语,“你今天看起来美极了。”

“谢谢。”瑞贝卡放下包。

“你怎么会来到燕京?”

瑞贝卡说:“我们的项目需要得到审批,我已经到这里好几次了,我原以为这事很无聊,直到让我知道你也在燕京,生活就是这么奇特。”

她还是不能说流利的普通话,而说起英文则是滔滔不绝。

“我总是以为会在巴黎同你见面,莱登公园买下来之后我一直也没空去看。”

“喔,我敢向你保证,那个地方绝对值得你去看,它超乎想象的美。”

陈子迩想着,“ok,今年上半年,我应该会到巴黎去。”

“嗯哼?我可以将其当作是一种保证吗?”瑞贝卡有些小调皮的问。

这或许是女士的小特权。

陈子迩讲:“是的,我保证。”

她没有头铁的追问如果做不到要怎么办,仿佛有一种点到为止的智慧。

“我已经开始期待我们的巴黎之行了,上帝,你在中国太受欢迎了,但巴黎不同,没有那么多的眼睛会放在你身上,那时候你就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了。”

陈子迩觉得她在开车。

而且是忽然极速狂飙。

但其实说的也对,今日的燕京,大概他也只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和她说点什么。

……

……

中海。

史央清在机场接到了母亲。

年味未消。她在家,说出与陈子迩复杂的关系,给家人带来的复杂心情也未消。

这种情况下,唐晓蓉女士来了,必须来。

“你和他可能结婚吗?”坐在车里,成熟的母亲直指问题的核心,而后又添了一句,“你可别说你不在乎,那是假话,而且我和你爸在乎!”

“应该是不太可能。”史央清自己下了这个结论。

唐晓蓉有一种无奈,更多的或许是一种无力。

“以前都想着给你找个出息的配得上你,结果你找了个太出息的,去年你说你要离开盛世集团,结果倒好,我女儿赔进去了!”她了解女儿,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成了死结,想劝说她离开陈子迩?

不太可能了,史央清之所以优秀,就是因为独立思考,自主选择。

“妈,对不起。”一向强硬的她,知道自己违反了父母的意愿。

“唉,别说那个了,说说你的打算吧,没名没份的我和你爸很不舒服!”

“妈,”史央清很轻的争辩,“你说过我要自己选择我想要的男人的,他现在就是我的男人。”

史妈妈说,“那你也不能除了这个啥也不要啊!”

“我还想要个孩子。”

她平静的讲述着一个女人平凡却伟大的愿望。

唐晓蓉看着她,”孩子?!”

“本来还没觉得,可是这个新年一过,我就真的三十了,所以,忽然间就很想生孩子。”

唐晓蓉却说了句更深刻的。

“孩子和婚姻是两个结合的人的标志,没有了婚姻,似乎也只能选择另一个了。”

“可能吧,”史央清放着柔和的目光,“而且,我也愿意为他生孩子,我平生奋斗为了自己更好的生活,但妈你说的对,不管一个女人在怎么强势,归根结底还是会回到男人和孩子。”

两个适育的男女,这个事情不算难。

问题是,

“你和他说了么?这小子这么年轻,有当爸爸的准备吗?”

“还没。”

唐晓蓉又憋一口气,是个人都觉得委屈啊!

“孩子姓史,我就同意你生!”

史央清有些哭笑不得,“妈你气糊涂了,你做这个主?孩子不姓陈姓史?你不怕他恨姥姥,我还怕他恨妈妈呢。”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