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研发进入冲刺阶段,各个零部件都已经找到了,这已经不是问题了,困难在于怎样把那么多东西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并且满足艾伦定下的工艺外观,还有就是像上次陈子迩说的,用户不用它,自动进入省电模式,再用它又开启,这都不是说说就能实现的事情。

陈子迩到公司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副战斗的模样,有几个围坐着桌子在讨论,有人盯着他看不懂的代码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法德尔则在投影仪前的小会议桌旁,听着技术人员的报告,大致上,当老板出现的时候,人们会忽然把心思抽出来,但陈子迩来了多次,也曾多次要求,该忙忙你们的,我就是看看,当他不断的重复着这么做的时候,慢慢的这些工程师们已经习惯了。

法德尔照例揉搓着自己的下巴像是遇到了大问题。

陈子迩过去听了一点,一个戴着眼镜有些瘦弱的白人青年在说话,“电子系统的参数我们定下了大部分,然而在对播放器进行常规测试时,我意外的发现播放器在进入省电模式甚至完全关闭电源之后,依然大量的在消耗电池能量。”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们在睡觉前关闭电源。那么第二天早上机器就会没电了。实际上……不需要一整夜的时间,只需要三个小时,电池就会罢工。”

“三个小时?”法德尔手掌摊开,“伙计们,我们定的目标是播放器可以有十个小时的连续播放时间。”

另外一个人在旁边发声,“不应该是这样子,这已经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强大的电池,肯定是系统内部出问题了。”

“或许我们可以想办法尽量避免歌曲的庞大内存对硬盘的占有和消耗?”

“什么叫避免对硬盘的占有和消耗?它只有硬盘,伙计。”

“谁也没有规定我们只能用硬盘……只要能解决这个问题……”

类似如此的讨论与碰撞每时每刻都在E-song发生,陈子迩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他至今都不明白自己学个交通有个啥子用,也怪他自己高考时候不给力,上好学校不够好专业,学好专业满足不了他那屌丝的虚荣名校梦,鬼屎,全是鬼屎。

当然,现在他再想这些倒也没那么多后悔,如果真想读什么学校的话,以他目前的实力,可能就只有霍格沃茨魔法学院他上不了。

技术人员他没去管,找了个行政人员来听他调令。

办公桌上放着的就是那三人的基本情况,公司的大多数员工都不是特别富,规模小嘛,自己还亏钱呢,哪里开的起什么高薪水,硅谷的创业公司大多如此,一开始都是以股票期权来吸引人才加入。

也因为这个惯例,陈子迩目前的股权已经逐步降低至不足51%,戈尔分走了12%,摩根士坦利买走了30%,不过横向比较来看,他已经属于两轮融资过后创始人占比比较大的情况了,因为一般创始人都会有多名,而他是独立一个人。其实这个时代背景下正常来说第二轮融资之后,公司绝大部分股权就都出去了,剩下几个创业者一分可能每个人百分之二十不得了了。

陈子迩在创立这家公司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时代不等人,他不能为了等将来有钱去多占点股份就先缓着,游戏不是这么玩的,如果两年前他不作为,从现在开始从0做起,可能一口汤他都喝不着,而现在他就可以吃到半口肉,这就是区别。

而且盛世投资已经持有了不少巨头公司的大量股份,只要与创始人协商的好,他也会继续追投保证股份,所以钱根本不是问题,E-song现在这样他很满意,不要为了一点占有欲弄的一个朋友也没有。

法德尔在最初也有10%的股权,但是就像陈子迩所经历的那样,融资、稀释……他现在也只剩下3.6%,剩下股权基本都在杨润灵以及大部分的员工手里,就是给他递文件的这棕色头发,身材妖娆的小姑娘都有一点公司的期权在手里。

这是硅谷潜规则,谁都不能例外。

而接下来的E-song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启动第三轮的融资了,除非遇上一些困难,或者是一些政治因素以及公司合作伙伴选择等战略问题,否则接下来几年应该只会在上市的时候再增发一些股票,而陈子迩个人在这家公司的股权可能依然会有小幅下滑,然而超过四成已经是非常非常大的数字了。

谷歌也没经历过几次融资,他们在99年拿了2500万之后,很快就开始盈利了,因为不缺钱佩奇甚至拖着上市进程,然而在上市前夜,佩奇和布林两个不过是分别持有谷歌公司15%的股份,就算加起来也就30%。

“先生,他们三个就在门外。”

陈子迩看着桌子上这三个的资料,也没抬头,“让他们进来。”

三个都是男人,而且年纪都不大,有一个爆炸头,看着是有些不靠谱,但陈子迩记得他,他叫法戴尔,是个在软件编程方面非常有才能的人,唯一的问题是,太喜欢妹子了吧,一般的理工码农都有些沉默木讷,但他很开朗,爱说话,想法多,活泼的很,这或许是他充满想象力的原因。

“老板,她说你找我们三个,可我是负责软件的,我们三个根本不在一个团队……”

他有些虚,三个问题青年,身边一起工作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生活出了大问题,这一起叫过来……是要干嘛……

“坐吧,有点事情想和你们交流。”

他们三个听话的并排坐在黑皮沙发上,陈子迩站起身去关了下门,然后站在他们面前,双手抱胸,“我就直接说了,因为公司正在大决战,时间很紧张。”

“你们三个,买了多少股票?”

法戴尔先说:“我有两千股亚马逊股票,买的时候可是花了我进15万美元!”

真是疯子,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钱了,美国的物价便宜,年入5-8万美元基本上就可以算作中产阶级了!

“借了钱?”

“啊?嗯……不过老板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全身心的投入了我的工作,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将会从你的口袋里掏出那1500万美元,然后拿到属于我的那份砸在催债的人的脸上!”

陈子迩已经适应了美国人的说话方式,他们下保证跟她妈撒泡尿一样简单,就盖茨那样的书呆子,软件还没写出来都敢去和人家推销,然后人家答应购买才着手开始写。由此可见不是书呆子的人又会忽悠到什么程度。

商业社会到极致那就只能忽悠、空手套白狼,你只能这样,除非你投个好胎,不然在刚起步的时候,只能用尽言语之能去让别人相信你。

所以他没去管法戴尔的保证。

转向另外一位,“你买了多少?”

“我买了800股思科,损失了几万美元,它们现在就是一堆废纸,垃圾,不过我可以搞定这一切。”

另一个不用问了,“老板,我有600股Excite股票还有400股思科…以及一点微软股票。”

这么多……你倒是挺懂投资,可惜全他妈开始跌,意外吧?惊喜吧?

陈子迩无语,“你连微软股票都能买到?”

“抱歉,老板……额,嗯……就一点。还有,我没有受到这个影响,我在E-song工作的很开心,我的意思是,我喜欢这里,我爱这里,就像我旁边这位说的一样,我……只不过是生活里多出了一些垃圾而已。”

这应该是个不太擅长言辞的,讲的尽是过分肉麻的套话。

“我不是要辞退你们。所以你们不必担心,就算生活艰难,你们依然有一份工作。”

这话一出,三人都长舒一口气。

陈子迩继续缓缓的说:“我知道公司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拿着自己的钱去购买了股票,而那些东西现在都是……刚刚你说的好,废纸,垃圾,大家都面临了财富缩水的困境,只是你们三位是比较严重的,借贷、卖房……全乱了。”

虽然老板做了保证,但法戴尔听着感觉好不对劲啊。

“不是,老板,我们都很好的完成了工作……我们真的做的不错,而且我们都需要这份工作。”

陈子迩摆摆手示意他住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愿意跳出股市,我愿意购买你们手里的股票。”

Excite公司最后会倒闭,它的股票真的就是废纸,但陈子迩不是为了投资亚马逊或是思科这么小额的股份才做这样的决定的。

“What?!”

“当然这不是强制性的,我也不会在股价最高点超额购买,与原先相比,你们肯定是亏的,但我希望你们的损失可以少一点,今天的纳斯达克你们已经看见了,这不是震荡,这是股灾!”

法戴尔有些迷惑加不敢相信,他工作多少年都没见过有哪个老板做明显很亏钱的事,“可是老板你买到手里,接下来损失的就是你的钱了。”

陈子迩讲:“这是我的事。你们只要考虑以现在的价格卖能不能解决你目前的困境。”

他所料不差的话是没有问题的。他们都有工作,有信用,再凑出几万美元的现金,肯定可以让生活恢复正常。

然后最后那个木讷的人说:“老板,我微软的股票可以不卖嘛?其他的……没有问题。”

陈子迩送佛送到西,“可以。”

当大家都想逃的时候其实也就没路可逃了,股市里大量的求卖者,也会有人抄底,然后抄完了发现下面还有地狱。

当然对他们来说现在卖与一开始相比肯定是亏的,因为股价比进入的时候下跌很多,这是实实在在的损失。当然回答绝对是‘YES’。

消息也很快的在公司内部传播,所以当陈子迩再度走出办公室,走进大伙儿的视线里,这家小公司里的每一名员工都自发的聚集过来,一边鼓掌一边慢慢将他围起来。

E-song在此刻,已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