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嗯……

老梁低垂着眼眉,举起红酒自己一仰而尽。

其实四人都算是心思灵巧的人,他们两个那种惊讶再快速的看向梁胜均求证,以及最后的掩饰与安奈着不敢多问的神情全被这个女人收入眼中。

尽管梁胜均说他从未表过白,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些事没有谁现在是蒙在鼓里的。而且这都多少年了,就是他不说,沈南风肯定也是知道的。

怎么越分析越觉得老梁有些悲催?

陈子迩刚想举杯敬一下这位情感之路颇显苦涩的大兄弟,结果他自己端着就喝了。

于是他举着杯,他仰着头,屋外面则是‘呼啦’一声,大雨倾泻而下!

真神了,太TM应景了,这是陈子迩见过最惨的暗恋者,弄得他这饱经沧桑的心头都忍不住为他一酸!

史央清估计也不少心理活动,但还是马上接话说:“你都结婚了?!不是,你跟谁啊?我完全没有听说啊!”

虽然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质问梁胜均,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扇醒他,但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下,陈子迩机智的选择了安静的切牛排,一个字,吃。

沈南风微笑说:“抱歉央清,现在才告诉你,因为当时结的很急,我们也没办婚礼,而且那个时候我又身在美国。”

听着,这结婚,很像是真事儿啊。

史央清眼珠子一扫梁胜均,“你知道嘛?”

看他这么淡定的样子……

“我知道啊,我还知道,她又离了。”

陈子迩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都什么节奏,跌宕起伏的。

沈南风看出史央清的震惊,干脆直接说道:“去年结的婚,在美国,三周之后我们就离婚了,后来他一直骚扰我,还和胜均打了一架,我觉得要换个地方,所以回国了。”

“好了,别说我那失败的婚姻了,央清,你怎么样?”

说起这个,就是史总也有些难为情了。

沈南风对这些好像从不隐瞒,自己要撒一个谎嘛?而且梁胜均都知道,一回头就知道她撒谎了。

陈子迩继续默默吃菜。

梁胜均也端坐着,低着头切牛排,然后很没有压力的来一句,“她喜欢我对面这位。”

沈南风没那么惊讶,因为她眼力好,能稍微看出来刚刚史央清总是看向自己旁边。

她拿着餐布擦了擦嘴,“我去趟卫生间。”

史央清马上跟上,“我陪你一起。”

这下好了,陈子迩马上询问,“就是这个?你想了十几年而未得?”

梁胜均平静的说:“她是个很独立,很有思想的女性。”

“我都分不清你是痴情还是愚爱。”

他笑着反问:“你觉得不值?”

陈子迩沉默,这种事不能乱说这种结论,万一人家以后就成了呢?梁夫人得知了该对他有意见了。

但是他不回答,梁胜均也明白,所以他说:“你不觉得这类事情值不值得有时候不重要,就看你自己情愿不情愿。”

陈子迩讲:“貌似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觉得你像个傻子。”

外头雨势转大,玻璃墙壁上沾上了不少水珠,毫无规律的折射让原本清晰的马路慢慢模糊了起来。

不知道她们两个在卫生间里说了什么,总之回来之后,史央清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盯着他看,关键是总扫一扫一些她不应该看的部位。弄得他一头雾水,你…老看我裆部干什么?

不管她。

“沈小姐,之前有主持设计过什么产品嘛?”

她很诚实的回答说:“我没有主持设计过,事实上我一直都是在设计总监的领导下,在一个团队里共同完成设计任务。”

梁胜均插嘴,“所以我一直建议你离开,去个别的地方,你就可以自己说了算。”

她说:“所以你不了解我,我喜欢那样的设计,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职员,但当领导不是我的追求,而且我确实认为我们的设计总监是团队里最具有创意的天才。”

“我能知道他是谁吗?”

沈南风微笑说:“当然,他叫乔纳森艾维。”

陈子迩一声老咳,憋住了没咳出来,这不就是苹果的设计总监?

“陈先生在和胜均做电子消费品吧?你觉得什么是好的设计?”

梁胜均进入公司以来,多少接触了一点法德尔正在研发的产品,因为陈子迩需要他去安排代工生产包括思考将来的营销销售等等事情。

这是高度保密的信息,而听这女人的问题,她似乎并不了解,这就说明老梁虽然感情上搞的一地稀烂,但工作和感情还是分的很好的。

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陈子迩把皮球踢给梁胜均,“梁总,你觉得呢?”

刚刚他被驳斥了,给他个机会。

配合完美的僚机。

他很认真的回答说:“其实我一直喜欢无印良品的设计,我的生活用品很多都来自这家公司。所以我觉得好的设计,大概就是那种很朴实,很有生活气息的样子。”

史央清似乎很有共鸣,“虽然无印良品做的是生活上的杂货,苹果卖的是电子产品,不过总是能够感觉这两家的设计是有共同的点的。”

沈南风讲:“哎,你们感觉得很对,MUJI的设计理念立足与日本的‘禅式’文化,它们强调一种叫‘无’的概念。”

是这样吗?陈子迩眨巴着眼睛,那看来史央清的感觉还真有些道理啊,“乔布斯本人也是受佛家禅宗的影响的。”

“所以我说央清说的对,MUJI和Apple在设计的时候都是一个‘简化、完善、从头再来’的过程,直到设计出的产品真正的让我们触碰到的生活更加美好。”

陈子迩觉得,这是他需要补充的知识点,关于工艺品的设计,他想听听,不能以后光拿着几张记忆里的图和人瞎对付,然后一开口就像是个傻子。

沈南风继续说:“我们自己常常说‘less-is-more’,也就是所谓的极简主义,MUJI所奉行的‘无设计’大抵也类似,他们认为一眼看似无用的东西,其内涵却相当丰富,而且应该来说贯彻的比我们彻底,苹果还有个品牌标志,MUJI连商标都拿掉了,所有不必要的加工、颜色全都没有,乍看一下是一种‘无设计’的风格,然而却能让人觉得产品最本质的内涵,其实是以最简单、凝练的方式呈现了出来。”

“但也不是完全相同,有一些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在。西方人追求极限,而在东方文化里的极致不叫极致,叫中庸。”

史央清和陈子迩都思索着点头,他越想越觉得好像是有些道理,“如果你不提醒,我肯定觉得就是完全一样了,适量与极限,这个区别说的好。”

虽然聊的很火热,可陈子迩还是觉得史央清一整晚都在看些奇怪的地方,外头忽然降临的雨势不小,用完餐之后送她回去,在车上她还是要看。

合适的保镖与司机是透明人,而且他做的很好。

陈子迩受不了了,问她:“自从卫生间回来之后,你就有些怪异,怎么了?”

史央清沉吟一下,“你知道南风为什么三周就离婚了嘛?”

摇头,又没问,谁知道?

她忽闪着的大眼睛有种特别的韵味,像是害羞,又像是别的东西,接着还是慢慢凑过来,薄薄的嘴唇轻启,“因为她前夫,不举。”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