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世事洞明皆学问

晚上大姐留下吃饭,她一个人住在县城里,房间里也就她一人,平时陈子迩不在家,她会来这里吃两顿饭,现在陈子迩在家,她就更加会来了,虽然差了几岁,但总归是比一般人有话要聊的。

而且,如今都知道陈家小子在外头见闻多的吓人,邻里邻居都喜欢问东问西的,自家大姐也没怎么出过越水县,所以同样有满肚子的疑问。

做饭,陈子迩依旧低能,但吃饭,他还是可以的。

吃完了饭,他套了件小外套,拿上象棋拉来和她对弈一盘,陈妈削好水果之后拿过来又去忙自己的了,陈爸则在摆弄自己那条狗,它好像吃了什么脏东西,气的陈爸一边骂一边洗。

陈子迩撇了眼对面的人,问道:“姐,你处对象没?”

早在去年就说谈对象了。

上一世,她就是26结的婚,他姐夫是财政局的一名科员,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带回家来的了,只记得就在2000年办的婚礼。

子思摆弄着棋子,说道:“之前谈了一个,又跑了。”

“跑了?什么叫跑了?”

“被你吓跑了。”

陈子迩:“……”

“我是减分项?我觉得怎么都该算是加分项吧?”

陈子思说:“认为你是加分项的我不想要,认为你是减分项的不要我,反正,这事难了。”

陈子迩一听就觉得乱了套,这可怎么好,“你这样的话,下次大伯要骂我了。”

“骂就骂吧,反正都骂这么多年了。”

陈子迩:“……”

“越水还是太小了。”

这里藏不住什么很优秀的人才,与陈家差的太多,她这婚事啊,因为自己可能还真是个麻烦。

“是太小了,”子思笑着说:“现在全县上下都指着你能给越水变大呢。”

“指望我?”陈子迩摇头说:“富贵之路不能靠别人,我是企业家,不是慈善家。”

子思也只是开玩笑,她犹疑着说:“不过……”

“不过什么?”

陈子思说:“去年子颜去中海的时候我就想,咱们四个吧,你们三个都去中海,我就在纠结要不要也随你们出去算了,我是大姐,怎么也不应该你在外头往前冲,我在后方缩着,虽然我能力不强,但总是可以照顾照顾你们。”

“而且那吸储的指标,因为你我完成的太轻松,现在每天上半天班都没人说我什么,时间长了,无聊。”

陈子迩说:“断后有的时候也是挺重要的。”

“正经点。”

“好吧,你这工作挺舒服不是嘛?”

“沾你的光,基本是闲人了。”

“银行正式员工,福利高,任务少,压力基本为零,是不错,但你要让我去看,其实没什么意思。”

陈子思心想要你看当然没什么意思了,你现在除了当老板,还能看什么职业会觉得有意思?

陈子迩讲道:“首先你还很年轻,新年不过26,放在我认识的人里头,不过刚刚硕士毕业开始参加工作,职场萌新一个。所以你不必觉得晚了。”

“其次……这种日子过的能有啥意思?罗曼罗兰总结过,他说大部分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因为新的一天,他们只是旧的一天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偶仿佛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不过是更机械,更装腔作势的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陈子思垫这下巴,略有些苦恼,“可很多人说我这工作特别好。”

陈子迩赞同,“是很好,所以就看你自己是不是很乐意,我还是那句话,越水太小了。”

陈子思问:“那我出去了又能干什么呢?”

陈子迩想了一下,砸吧着嘴巴说:“子颜是考虑太少,你是考虑太多。哎,将军了。”

“我再考虑考虑吧。”

“嗯,留下也不是不行,而且,你升职应该会比你想象的快。”

陈子思说:“升不到哪儿去,我一中专生,还能当行长不成?”

陈子迩讲:“学历不行就去考,你不是觉得无聊嘛?”

这话倒是让大姐若有所思。

后面则没再聊这些事。

她问了些关于变富的八卦,这一晚上大致也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了,陈家客房足够,最后子思就在这里留宿。

陈子迩不习惯睡那么早,坐在床上看了会儿书,可能是心境对了,平静了许多,所以能看下去很多。

临睡前想给浅予去个电话,又忽然想起来她现在不在国内,于是这事罢了。

第二天,他还是被陈爸拉着去参加了这群人的中年同学会。

这都是什么性质的,他心里清楚的很,有那么几位昔日的所谓的同学,在陈子迩上一世的记忆里……什么时候乐意找他爸聚会了?

好在,这些事都是稀松平常,见得多了,倒也不必愤世嫉俗。

而且人数也有不同。

前些年聚会的时候凑齐十五个人都算组织者能耐大。

但今晚陈爸说来了二十多号人,不过有将近一半你是生面孔,至于,跟他一般大的孩子估计也是来了不少。

他老爸这一辈人中,发迹的有,默默无闻的多,各行各业的似乎都有人。

发迹之后风评好的人有,有位唐叔叔就是,他是从省城回家探亲的,好些年前就出去了,以前过年也不回,这两三年才每年都回来,偶尔见上那么一两次,大家都知道他做了什么保健品还是药品的赚了钱,但他并不以此来看轻老朋友。

发迹之后风评不好的人也有,老爷子说那个姓郑的就是,据他自己说是承包工程的,大小算个老板。

陈爸说他当年读书很不好,混混一个,高三下学期人都没了,高考也不考,直接出去打工,以前待人客气,处处周到,这几年似乎发达了,变得有钱了,人就变了。一是不容易见他们这些人了,二是凑到一起大模大样吊儿郎当的,显得没那么尊重人。

有个例子:包工程的家伙们哪个不问亲戚朋友借些钱?陈爸这同学里头就有人借给他了,他当然没有不还,这是犯法了,只是人家催款的时候,他竟冲别人发了脾气,完美演绎什么叫借人钱的是孙子,欠人钱的是老爷。

一个正面例子,一个反面例子,陈爸跟儿子走在一起,还嘱咐他:好的学习,差的摒弃,你才23岁,路还很长。

好吧,陈子迩就当来上课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一桌子牛鬼蛇神,听听老爷子讲这些人的过去,再看看这些人的现在。

看人,识人,也是一项有点意思的事儿。

不过大体上,上课的环境是不太安静了……当陈爸带着儿子走进越水最大的酒店的大厅,老同学们可都兴奋了起来。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