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两身合一暗推磨

仅仅是一句讨巧的话,从文学和励志的角度来讲,有一点意思,但在商业上…它打动不了梁胜均。

十年?

十年时间足够一家伟大公司的崛起,也完全能见证无数巨人的倒下。这不是口才辩论场,这是硝烟弥漫的战场。胜就是生,赢得一切财富和荣耀,败就是死,输到内裤都可能破洞。所有的情怀与梦幻在这里都显得太过幼稚。

“陈总,应该知道瓦森纳协定?”

陈子迩笑了笑,“我不做芯片的生产制造。或许很多年后这个国家可以做到。但对于我个人来说,那是幻想,不是商业。”

史央清在旁边问道:“瓦森纳协定是什么?”

陈子迩回答道:“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美国在高新技术出口方面对中国的全球封锁。”

“我来说吧。”梁胜均缓缓说着,“女性天生对军事缺乏兴趣……其实瓦森纳协定就是冷战后,西方发达国家在敏感产品和技术这方面结成的联盟,当然由于美国的强势,这个协定几乎就是美国说了算。简单来说,非协定成员国,有钱买不到你想要的东西,这个范围覆盖军用和民用,陈总提到电子消费品,也提到研发中心,所以我想到了半导体产品,但事实上这不是投入多少的问题,这是与全球几十个流氓国家作对。我们这个民族有可能做到,但很难想象个人可以做到。”

史央清明白了,“所以芯片的生产制造在此行列。”

陈子迩对此也是无奈,“对。而且半导体进入门槛就高,最先进的芯片光刻机先不说能不能买到,它的单台销售价可能就需要一亿美元。我这点资本,扔进去别说水花了,连个涟漪都不会有。”

梁胜均问:“那陈总的想要在哪方面做投入?”

“一个是触摸屏及其周边配件,早年间我在美国购买了一个叫多点触控的专利,我觉得有点意思,这两年也一直在持续投入。”

他一听就懂,“我在IBM的时候曾听说过有企业在这个方面做研发,这种手指控制屏幕的技术目前只应用在POS机上,但也有人相信这比原有的机械操控简单,代表着未来。”

陈子迩问:“那你怎么看?”

梁胜均说:“现在流行的触屏产品几乎全是液晶类的单点触控产品,硬件技术很难达到多点触控的要求,硅谷也的确是有公司提供这种技术,但这项技术目前还无法应用到任何一个成熟且廉价的产品上去,它们日子过的很不好。”

他话锋一转又说:“可这的确代表未来,单点到多点……各个行业都是如此慢慢改善。”

这涉及到很多计算机制造方面的事,而术业有专攻,史央清很难一下子听懂,这方面,在IBM工作过的梁胜均确实比她更合适。

这项技术值得陈子迩花点投入,就算最后他做不出好的智能机,但这个代表未来的技术肯定可以给他带来不菲的收益。

除非他管理有问题,研发失败,否则亏损的风险几乎不存在。

“这只是一个方面,其实盛世电子在硅谷也有一家研发小企业,出于保密因素考量……我不能告诉你我们正在开发的是什么产品,但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它,因为它真的很酷。”

梁胜均看了史央清一眼,但史央清面无表情,陈子迩说了是保密,那自然是不能说的。

他很有信心的样子,让梁胜均好奇心很盛。

对于这个行业他是不怀疑的,绝对的上升期,国内乃至世界上的消费者都对电子产品报以极大的热情和关注。

所以选择的关键在于企业,企业的关键则在于领袖。

陈子迩的形象因为其与众不同的成功经历所以带有一点神秘色彩,在梁胜均的心头这个色彩是很浓重的。

而今天他也看到了这个人对于整个行业判断的迷汁自信,就像他当初投资中华网那样?

对于陈子迩来说,盛世电子公司的成立确实需要专业的人,因为史央清的推荐,他对这个人的品德算是比较有信心,从三言两语的聊天来看,他的专业也还行,起码应该比他这个半吊子要强。

公司草创,地申请来了,钱准备好了,除了差人什么都不差。

梁胜均最后讲:“快到晚饭时间了,回国不久,特别想念读本科时的一家小餐馆,两位有空嘛?”

他作出如此邀请,史央清心里不再有疑惑,其实本来就是成功率很大的事,陈子迩已经如此成功,又尊重人才,从来不干扣扣索索的事情,这样的老板你当全世界都有么?

……

晚上时间,陈子迩被送回新购入的豪宅,因为媒体的骚扰,他被迫搬了家,但在这里,一般人不可以接近,能进来的更是少数。

盛浅予自然是其中之一。

家里有专业的管家以及厨师这样的人,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做饭。陈子迩不在,她就做给自己吃,陈子迩在,她就做给两个人吃。

这段日子她确实有些变化。

以前她外表软,内心硬,但现在好像是有点儿……外表硬了一点,内心则软了一点,后者是陈子迩在床笫之间感受出来的。

留学的申请已经透过私人的渠道发了出去。有这个行业国内外知名学者的引荐,她的资料的确可以直达导师的案头,而不必真的跟着程序一步步走。

所以她相对之前闲了一点。

不到九点时间到家,却能看到她,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

更加少见的是……她似乎欲望更强了。

房间再大,用的最多的还是那张床,凌乱不堪,暧昧不清,已经是最后互相抱着喘息了,浅予还是不放走他。

陈子迩平静下来,问她:“努力了那么久,忽然闲下来,有没有出游的打算?”

她摇头说:“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

那语气,意指特别事情的意味很明显。

陈子迩豪气十足,“还能怕你不成,让我休息一下再战!”

“嗯……”

最近她的确是柔情似水,其实他明白,也问过,但浅予没讲,陈子迩就没继续逼。

“两身合一……暗……推磨”

盛浅予愣一下,静静的说:“你…绝对有我不知道的过去,到底谁在教你?”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