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她这一辈子要与两组号码捆绑在一起嘛,上次是号码,这次也是号码,可这次的号码她怎么能拨通,明明还不是很了解陈子迩这个人。

只知道他创立了布丁,也知道他是中海大学的学生,从常识上来讲,这两者根本就很矛盾好吗?

而要说性格,除却之前的偶遇,只一晚的聊天,她的感觉其实是觉得他不怎么像生意场上纵横捭阖的人,更多的是觉得他言谈风趣,学识渊博,他还很睿智,关于心灵鸡汤的一段言论非常独特。

他似乎并不抽烟,一次都没见过,身上也没有烟味,对女孩子也很温柔,有点像电视剧常说的绅士范儿。

他也很富有,但从不以此为炫耀,钱这个字几乎很少从他嘴里说出来;布丁也特别成功,可也没感觉到他因此而变得高傲,和他交流没有看到那种富人对穷人的嫌弃。

但是……

这也太好了点吧?骆之怡不是个很感性的人,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人呢。人总会有点缺点的,陈子迩又是什么呢?不好的地方,让人不舒服的地方,骆之怡很容易的想到了,招女孩子喜欢。

但肯定不止如此,舞蹈课结束的休息时间,骆之怡会与陈子颜坐在一起,初时,讨论些跳舞的东西,但慢慢的,她就说起了她的哥哥。

只是很很随意的提起,比如:“别急,这东西就需要时间,你哥哥送你过来,就慢慢学嘛。也别觉得辛苦,你哥哥可是花了钱的,每天还有专车来接你,他挣钱应该也很辛苦吧?”

陈子颜是小女孩,19岁,有陈子迩这样的哥哥那简直就是最好的炫耀资本,年纪小的时候会有人干过类似的事,我家谁谁谁多么多么了不起,以此吹嘘,获得认同。

子颜来中海的日子越久,就越认识到自己的哥哥现在的事业到底是什么样的盛况,有的时候她自己都忍不住要和在这一起学习的人吹嘘吹嘘,别人不提她都按耐不住,更何况骆之怡主动说起了这个?

这可叫他得着了,马上带着得意说:“他挣钱辛苦不辛苦我不知道,反正他挣钱很多。”

头一次骆之怡与她聊陈子迩就是从这里开始,姑娘的‘配合’大大超过了骆之怡的预想。

骆之怡眼神一闪,脸上却不动声色,装作无意的问道:“他这些都跟你说啊?”

陈子颜立马说:“这都能看出来啊,上次我住那房子可大了,就在江边上,我哥他一次性买了两套。”

“喔……”骆之怡与她盘腿坐在一起,她拿拇指挑开遮住眉眼的头发,继续问道:“他不是个大学生吗?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公司呢,是他爸爸妈妈有钱吗?”

“你说我二伯啊?”陈子颜很认真的在想,“我二伯其实也不穷,不过还是没我迩大哥厉害,我迩大哥大一读了半年,你猜怎么着?没花我二伯的钱,反而给我二伯带回去了三十万,这事我们村都传遍了。”

你们村?骆之怡一想,那看来魏明辉那晚的猜测完全就是错的,哪有有权有势住在村里头的。

这同时也证明,陈子迩那天说没有继承也是真的。真假这倒也还好,真的布丁在这摆着,假的布丁在这摆着,他还是很成功。关键在于,他没有撒谎骗她。

这个信息她很看重,至于大一时候就带回去三十万……骆之怡已经开始觉得,既然是陈子迩那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可问题又来了。

骆之怡问她:“他一边要上课忙学业,一边还要创业,他到底怎么把布丁变成今天这样子的?“

陈子颜挠了挠脑门,“这我也不知道,反正迩大哥自从来了这里读书,这些东西好像就这么很自然的都有了。至于怎么有的,大家都说他有本事呗,有本事的人自然比我们有办法。”

“你是他妹妹你连这都不知道啊?”

陈子颜不服了,“不是啊,主要我都没问过。”

“那我知道他有女朋友,你知道嘛?”

“这我知道!”

这个问题也是骆之怡特别想问的,只是直接问起来似乎不太好,陈子颜毕竟19岁,不是9岁啊……所以还是显得更为自然的好。

对,骆之怡很自然的提到了这个点,她又接上问道:“那她是个怎样的人?一定也特别优秀才能配得上你哥哥吧?”

说起这个,陈子颜也是不服不行,“我哥他那女朋友是真的好看,太漂亮了。”

骆之怡脸色一滞,“有……多漂亮啊?”

陈子颜嘴巴一抿,“就是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种。”

究竟多好看,陈子颜也没给她看照片,真人她也没见过,所以没啥概念,那两句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旋转着。

以前她照镜子是为了出门的时候干净得体,现在则总是不由自主的要多看两眼,眉眼,鼻子,嘴巴,皮肤……眼角下面有颗淡淡的痣,以前觉得很淡,没什么影响,现在却不那么满意了。

那个被子颜称赞很美很美的女孩现在在陈子迩的家里,对于陈子迩来讲,开不开学的最大区别已经变成了浅予在他这里留宿到底要不要和她妈妈讲。

现在不用了。

下了班,能回到家吃饭,还他么的吃的是可口的饭菜,这对陈子迩来讲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是他的比较明显的短处,虽然会做饭的男人会越来越受欢迎,但显然颜值已经足够的他不宜再掌握更多技能了。

这辈子靠帅已经足够。

脱好衣服走到餐厅的时候,浅予正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笑的他兴致大盛,他一想,两个月了,终于又回来了,该庆祝。

“跟我玩惊喜是不是?来了也不告诉我,好,开门看见你我的确开心,我拿酒去!”

盛浅予看他又耍孩子气了,“给你个小惊喜嘛,怎么还喝酒啊?”

“红酒,不是白酒,没事。你也喝点。”陈子迩撸起衬衫的袖管就去拿了。

“我也喝?”

“要喝,要喝。”他大声喊着,“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

于是盛浅予在炒菜,他就在旁边用起子开酒。

“你刚刚喊的那两句是什么?”

陈子迩笑道:“怎么?你喜欢?”

问了句废话,哪有女人不喜欢甜言蜜语的,而且还是这种带些意境的甜言蜜语。

“听着还可以?后面还有吗?”

陈子迩给了个颇为玩味的笑容,“后面你不会想听的。”

盛浅予觉得这人吊自己胃口,那你不想说就说只有这两句,没有后面不就行了。你这讲的,明显后面还有难道还不告诉我?

“那我要是想听呢?”

“想听一会儿吃完去床上说。”

盛浅予眼睛一瞪,“进家门几分钟?这就不正经了?”

陈子迩冤枉,“不是我不正经,而是你要听的后面适合在床上说。”

盛浅予心想我信你有鬼,这都多长时间了?什么套路都给我用过,现在这种奇怪的理由都出来了?

“你就现在说,什么床上说。”

好吧,陈老司机把酒开好,往餐桌上一放,二话不说就把佳人抱过来用拥吻一番,可怜浅予的锅铲子还在手里呢,这夏天的衣服还少,还没怎么动,浅予脸色就开始泛红了……

这会儿陈子迩才开始说:“你不是想听后面吗?我念给你听:浅酒与人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

“什么啊,你又羞我,哪有词这样写的?”这三字一出怀里的浅予不依了。

“听我念完。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后半阙浅予是羞笑着听完,陈子迩是笑着念完,但总之厨房的氛围随着一首艳词而升华了……那既然都升华了,还挑地方干什么?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