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是他妈的情怀

秋日里入夜渐微凉,陈子迩很讨厌炎热的天气,还好自上月那场大雨之后,中海的天气在早晚就开始凉爽了起来。

舒服,喜欢,开车的时候打开窗户,微风吹在脸上温柔的像是姑娘的轻轻触碰。

史总最近喜欢在公司加班,一直加班,连续加班,陈子迩知道,但为什么只能靠猜,她话少,心思沉,又忙,不轻易开口,也没时间开口。于是很少有人知道,他自己自作多情的想兴许会和对中海大学做的捐赠有关。

你可以说陈子迩有钱捐点也没什么,可眉毛都不眨的砸下五百万,那也是他对盛浅予浓浓的关心疼爱,这个行为所透射出来的信息是只要他能为对方做到,代价不是问题。

当然,史央清究竟是不是因此而心情低落,陈子迩没办法肯定。

上半年的时候,他们还有过感情的波澜起伏,最近已经渐渐沉寂了,兴许时间会渐渐抹去曾经的内心的彷徨与悸动,而他自己也很少主动提起此类事件,无他,脑壳会痛。

车停在环城大厦的入口处,窗户还是开着,陈子迩不想上去了,想着打个电话叫她下来,这是没什么问题的,她一会儿就下来。

车右前方很近的地方,有个男人蹲在人行道的路沿上,侧面是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及欲望流。

男人身边放着一瓶矿泉水,一块面包,他面相很年轻,二十来岁的样子,头发被风吹出随意的形状,也不黑,看着是个老实人,不过手上的抽烟动作已经很老练了,一口气吸进去嘴巴一鼓,然后两个鼻孔就出烟,完了还伸出舌头上下舔舔,作出咧嘴干笑的表情。

这抽烟的动作像上辈子的陈子迩,他曾经抽过三年烟,失恋染上的,后来戒掉了。蹲在路边的样子也像那会儿的陈子迩,这触动了他某些回忆,慢慢爬上这城市的高空的时候,其实他也快忘了那个只能蹲在街头的他。

一支烟抽到一半,他就换姿势了,可能蹲的腿酸,他直接坐在了路沿上,左手搭着膝盖,右手夹着香烟,视线看向远方,抽烟时眼神眯起来,深邃且清冷,一下就能看到瞳孔里的故事。

这一幕陈子迩总感觉发生过,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过,已经超过二十年了,他上辈子在淮阳的师范大学里,说起来有点可笑,他上辈子连蹲中海街头的资格都没有,他们的他只能蹲淮阳这个n线城市的街头。

等史央清时的无聊,能让他看到这副场景,其实也挺有趣的,他歪着头笑起来,莫名的对车外的那个男人有了亲近感,曾经他也是和他们一样的普普通通一个人。曾经也发誓过长大以后要做了不起的人。

他开始啃面包了,香烟抽完了,啃的特别用力,嘴张的也很大,但还是被塞的满满,陈子迩觉得他想哭,只是一直在强忍,因为正常情绪的人吃面包不会有撕咬这个动作。

吃掉这一个小破面包好像费了不少力气一样,喝矿泉水也是灌下去的,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这是被噎到了。

活脱脱一个上辈子翻版陈子迩,但也不是完全相同,他应该要比这个年轻人帅不少,颜值还是有差距,这是没有虚言的。

看了这么几分钟他也没啥感慨要发,只是觉得高富帅真他么的爽……别气,有能耐你也重生啊,切……

史央清从楼里面出来了,大晚上的大家都下班了,这里没几个人了,所以她一出现就能看到。

她今天没有挽起头发,而是直直的披在肩上,细嫩的脖颈也被挡住了,被风一吹,拿手理好头发,还是很有女人味的。只是虽然陈子迩更喜欢这个显得年轻的发型,不过想到遮盖面有点广,又觉得还是挽起来好点。

她踩着肉色的高跟鞋,今天服装也脱离了黑白灰的色系,下面是酒红色高腰裤,因为天气偏冷,还套了件淡蓝色的女式西装,里面是米白色的衬衫,两边袖子被撸到肘部下面露出一双皓腕,右手挂着精致的名牌包包。

一路走来英姿飒爽,平胸算是她的缺陷,但也让她完全脱离了爆ru那种只能纯靠肉的低级性感,她自有她的性感之处,正经、清新、高逼格、高贵范儿,这些正面的东西叠加在一起也是性感,因为这些所能带动起来的征服欲比肉,那不知要高到那里去了。

要不怎么说拉良家妇女下水是男人的两大爱好之一呢。

不过她虽然此围不占优势,但剩下两围都挺好的,这种欣赏并非亵渎。

女人们也都打扮的好看来换得欣赏,这就不能说是换得亵渎,有侮辱人的嫌疑。她身形纤细,腰围不错,踩上高跟鞋,最后一围也很好,这真的不是亵渎,有古语为证,说:臀,腚也。内通阴阳之脉,外接脊腰之锥。

堆雪之臀,肥鹅之股,笑开两面之桃峰,中分一溪之波谷……

这是富贵的象征,陈子迩当然也是不会想歪的,嗯。

一切随她打开车门而结束,斜着身子坐进来,张口就问:“找我什么事?”

这么冷淡,破坏分子。

“回去吧?路上说。”

“好。”

好吧,陈子迩也不和她弄花里胡哨的了,还是说正事吧。

“下午的时候,我陪秦业以及他大侄女去看了一下我们小区边上的那栋楼。”

就在家附近,史央清知道,她想了想问:“大西洋百货对面那个?”

“嗯,听秦业说你想在那里开一家大一点的布丁便利店,所以我买下来了。”

原来这么支持她的工作,史央清回道:“谢谢,不过这不止是大一点那么简单,我想设计点不一样的东西。”

陈子迩重重肯定,“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看,这就是艺术,其实他心里根本没觉得在那里开便利店有什么好,但轻易推翻别人的观点不是好事。

“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我们在品牌的建设和推广上面可以出点新花样,那个商铺很大,接近两百平,那哪里是一个便利店需要的面积?所以我想放一个品牌体验店在那儿。”

“布丁为什么能快速崛起,我们的经营准则,我们的服务理念,我们的物流配送,我们为食品保鲜所做的工作要努力的展示给消费者。就是要告诉它们,布丁的逼格高,布丁是那么与众不同,要让他们在心底里信赖从布丁出去的每一样产品。”

“我希望我们的品牌力有一天能达到这种程度:就是大多数的消费者会说,我这样东西绝对质量好,正品,从布丁便利店买的。这很难,甚至不切实际,但公司要卓越,必须得有愿景。”

史央清有丰富的执行经验,她摇摇头说:“想法很好,但很难做到。因为没人会走进去看,你说的那个做的再好,本质上也是广告,而广告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吸引别人而不是强迫别人去看?”

很致命的问题。

再看到路边的男人抽烟之前,陈子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每一位顾客不会在便利店停留太久,不买东西进去干什么?里面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很多人会去苹果体验店,因为那里有优秀的产品。而它们这个做出来又会有什么呢?一堆说起来好听的口号而已,弄的金碧辉煌那也是为布丁做广告。

而且有些核心的部分涉及到商业秘密,独家配方,当然这是技术问题。怎么样吸引人去看才是本源问题。

史央清看他没说话,便添了一句,“也不是不可以试试……”

陈子迩脑海里则是刚刚那个男人用力撕咬着面包的画面,他悠悠的问道:“我们总是想着为顾客创造利益去吸引他们。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在金钱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最吸引人?”

史央清蹙着细眉摇头。

陈子迩爆了句粗口,“是他么的情怀。”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