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味道不错

从出电梯到进门坐在沙发上,盛浅予已经阻挠了陈子迩三次,俗话说事不过三,于是这一次的饿虎扑食浅予也就顺着他的手法开始舞动了。

夏天嘛,不像冬天,一脱衣服就要往被子里钻,这会儿天热,又是安全的独居环境,于是一场客厅拍拍拍就这么产生了。

事后的盛浅予喘气连连,浑身酸软,陈子迩又喜欢事后顺着口进入她的内心,这叫口是心扉,于是两人折腾了近半个小时才算结束。

这可累死浅予了,本来是内心疲惫,现在好了,刚刚的压力随着一阵翻云覆雨,跟随者身体的摇动一起被释放掉了。

也不冷,于是沙发上两个衣衫不整的人缠绕在一起,不是浅予压着陈子迩,他们是倒过来的。

陈司机还怕压坏她来着,想要起身却被浅予拉着,她说:“别走,我喜欢你压着我。”

好吧,他稍微支着点身子,把头埋在她的锁骨处,“压着不重吗?你怎么还喜欢?”

他虽然不胖,可一米八二的身高摆着呢,重量肯定是有的。

盛浅予环绕着他的脖子,摇头说:“不重,这样我感觉充实和安全。”

于是时间慢慢沉淀了情绪,空气中的淡淡腥味也在随风逝去,两人互相抱着喘息良久,事前要说的事情再度在浅予的脑海里成形,可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急躁情绪。

只是颇有些怨的说:“人家跟你说正经事,你总是这样……你真是命中克我的人,这下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嘿嘿,开玩笑,陈子迩多机智啊,他懂,这种就表现的很爱她准备错,他胳膊用力抬起了头在浅予的脸上亲了一口,“这就叫以茎制洞嘛。”

“什么以静制动?”浅予一下没反应过来,不过她熟悉陈子迩的风格,在脑子里仔细一想,陈子迩呢又在耳边给她已提醒,她马上就懂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静,这样的动!

浅予羞了,一边轻打着他一边嗔道:“你这个色狼!整天脑子里都是这些胡言乱语!”

陈子迩开导了自己心爱的小女朋友,心情也很舒畅,问:“你知道形容一个人色,人们为什么都叫他色狼呢?怎么就不叫色狗色猫色鸡色鸭呢?”

浅予眨着大眼睛问:“为什么?”

陈子迩说:“你想想看狼在大晚上是怎么叫的,‘我~~污~~我~~污~~’。”

“噗嗤,哈哈哈。”浅予给他逗得笑了起来,宠溺的捏了捏他的脸,“你这个人啊,就靠这张嘴了。”

两人又温存一会儿,盛浅予总算重新绽放了笑脸,陈子迩带她洗了洗身子,给她套上一件自己的棉质衬衫,之后便陪着她一起去煮饭。

他喜欢和这个姑娘在家里一点一滴的生活,她会洗衣,会做饭,会收拾房间,这让本可以仙起来的浅予似乎太过于接地气了,陈子迩知道,有不少女生很讨厌这些管家婆的气质,但他却很喜欢,因为从这些细微的地方,他能够读到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痕迹,而这就是幸福。

姑娘一点不嫌弃他的衣服,反而很喜爱,里面穿上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外头只套一件衬衫,上身是没有内衣的,这样舒服点,而在家里,她显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的。

她披散这头发,靠近的时候能闻到一股清香沁鼻,衬衫只能遮盖到她的大腿部位,一行一动间,修长洁白的双腿总是诱惑着陈老司机想要再施爱刑,清纯家居的味道他是最闻不得的。

就是这样一位姑娘,很得陈子迩的喜爱,他随着浅予一起去了厨房,陪她说说话聊聊天,有的时候工作上再多的烦事都不觉得有什么了。

浅予有些压力,来自于世俗的压力,可她不知道,在陈子迩的心里,她的地位与世俗无关,与感情有染。

陈子迩陪着她做饭,从后面抱着她,晃悠晃悠的与浅予经营他们的日子,混乱过后,浅予问他:“跟我说这件事的人都语焉不详,说不清楚你到底从哪儿赚了了那么多钱。”

陈子迩说:“走运,不然卖屁股都弄不来那么多。”

浅予对这些也有些兴趣,他三言两语的概括了,让她能明白就成。

这事说着简单,但这其中蕴藏的财富着实惊人,浅予看着他的眼神神采连连,最后说:“你这还没离开学校,就要成为知名校友了。”

陈子迩笑了一下,“这么说也对,不过知名校友这种东西我并不在乎。”

盛浅予瞪大了眼睛,“这你都不在乎?为什么不在乎?”

陈子迩歪头想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太容易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从何处来,盛浅予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对你来说还有难事么……”

“有啊。”陈子迩马上回答,“让你从陌生人变成我的女朋友这事就挺不容易的的。”

这话说的,浅予忍不住嘴角轻弯了一下,嘴上却还故意说:“是吗?可我怎么记得当时是我先向你表白的呢?”

陈子迩说:“这与谁先表白没关系,难不是难在这个地方。你想啊,中海那么大,在百万的人群中,在无法捉摸的时光里,我没有早一步,你也没有晚一步,恰巧我就在那个凌晨看到了你,恰巧你喜欢上了我,恰巧我们互相奔赴至对方的人生中来,这事不容易吧?”

陈老司机发起功来,那不是开玩笑的,黄色之后接上粉红,说的盛浅予的心头幸福感满满,只能一边笑着一边点头,缩在他的怀抱里感觉感觉这就是全世界。

陈子迩继续说:“我在想,我们肯定有几分命运,但说不定也会有几分注定,在1999年回眸1996年,能有一个人,在舟车劳顿之后的凌晨出现的像烟花般璀璨绚烂,这真的事特别温暖的事情,温暖到连记忆都沉香了。对不对?”

盛浅予心都化了,她想起一个好玩的问题,转过头来,问他:“我第一次向你表白的时候,你听了什么感觉?”

陈子迩想了想,“心弛肾往。”

“啧,”浅予屁股撅着撞了他一下,“到底是心想弛还是肾想往?”

“都想,不行么?”

服了,浅予又问:“那第一次亲我呢,什么感觉?”

陈子迩又皱着眉思考了下说:“味道不错,好吃。”

浅予拿起菜刀,笑着讲狠话,“你再说!”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