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选择(二合一大章)

翌日。

陈子迩和盛浅予一起起床,今天他有些事,消失了好几个月的秦业昨天深夜给他短信说到中海了,白天休息一天,晚上大概就能见到。

虽然是工作日,但最近公司也没什么事,他就不去了,准备和浅予来个一起起床、一起运动,一起吃饭、一起上学的节奏。

吃早餐的时候他给子胜打了个电话,然后对浅予说:“你昨晚说的装修房子的事已经和子胜说了,让他给你找最好的设计师。”

盛浅予把盘子放在桌上,坐下问他:“什么设计师?”

陈子迩回答说:“室内设计师啊,给老人住的,我的意思是不要怕花钱,往好了弄。”

“这还要设计师?我和我妈商量着就搞定了。”

“那怎么行,室内设计师是个行业,有人以此为生,肯定比你和你妈都要精通。”陈子迩看着她说:“亲力亲为是个好习惯,比好吃懒做要强,不过浅予,有许多事咱不懂,还是让懂得人做比较好。”

盛浅予说:“我这不是怕浪费钱嘛。我可跟你说由奢入俭难,你给我养成爱花钱的习惯,这后果你可得想清楚。”

“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陈子迩现在就是怕她不会花钱,据说…不会花钱的女人没有女人味,他想这么操蛋的话一定是哪个女人想的。现在人越来越聪明,就算是做点没什么道理的事,一定给你个听着特别有道理的‘俗话说’。

“听我的,让设计师看看。”

“好吧。”盛浅予也不想在这小事上纠缠,她喝了口牛奶,抿了抿嘴唇,问道:“史小姐最近怎么样了?”

“史央清?”陈子迩疑惑着说:“没怎么呀,正常上班。”

浅予一直有心事,他知道,却没想到还是史央清。

“我觉得…史小姐各方面都比我强,能力,家世,她也帮你那么多,我却只能给你花钱……”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女朋友可以底气十足质问的问题,却给她说出了‘软软’的味道,陈子迩忽然觉得有些愧疚,其实他一直都明白,自己越成功,浅予就越是没有安全感。

最关键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越是成功,心里头的冲动就越大。杨润灵说的修行,他也有,作为一个男人,他在这个过程里慢慢挣脱了世俗给予的一道道规则。这是一种天性,当你有能力挣脱的时候,你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并不是说要颠覆道德,灭天灭地,那是另一回事,只是你的心确实会膨胀,随着财富膨胀。

这是商业社会,所有的一切围着金钱这个元素转,而当你获得大量的金钱,不是说只是账户上多几个零那么简单,你的人,你的生活,你的一切都会改变,这是不以你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陈子迩站起身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蹲下身说:“上学去吧,别瞎想了,我一定会娶你的。这一辈子,就算你不纠缠我,我也会纠缠你。”

盛浅予拉着他的手说:“我总是听人说爱情在现实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那些故事大多悲剧结尾;我姑姑也跟我说,我们两家差的太多,对你来讲,史小姐那样的人才是最合适的。”

陈子迩笑了一声,说:“你看你又没有自信了,你姑姑不是月老,说不准人的嫁娶,也不是佛祖,度不了人的生死。咱们合不合适,怎么能由她说了算?再说有的时候,人们说爱情脆弱是没有道理的,爱情哪里是弱的不堪一击啊,爱情能让一个人最最幸福,也能让一个人最最痛苦,这是多么大的力量,甚至比生死还强大……所以其实爱情很强大,是我们太渺小。”

盛浅予问他:“那终归还是渺小啊,我们最后怎么办?”

“我们渺小没关系,只要相信你和我爱情的力量,相信它强大,爱情不会亏待人的,除非我们先亏待了爱情。”

“我知道你能说,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还是很怕,我姑姑说,还有你爸妈呢,要是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

陈子迩也不怪她顾虑重重,爱情里,在现实中的弱势一方,总是顾虑很多的,不要觉得烦,因为这是在乎的表现,如果ta无所谓,这其实是可以分手的标志。

他主动收拾好东西,拉着她的手下楼,一路上边走边说:“我的父母你不必担心,我没对他们保密,我妈还是很喜欢你的。”

盛浅予明明开心的想笑,却又故意绷住,“真的假的啊……她都不了解我呢,怎么就喜欢我了?怕是还不知道我长什么样。”

“啊…有道理,说不定还真的不喜欢呢。”

“你讨厌。”浅予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搞怪,在开玩笑,撒娇似的轻轻打了他一下,问道:“真的吗?”

“假的。我妈知道你长什么样,不是有照片这个东西吗,也大概知道你什么性格,我回家的时候常常问我呢。”

“这还差不多,没说我坏话吧?”

“没有,我保证每一句都是夸你的。”

清晨的学校人还是很多的,需要上课的孩子都从被窝里爬出来了,人多,路窄,所以挺不适合开车的,他与盛浅予是走着去学校的,路上遇到她的同学,便分开各自上课去了。

陈子迩也去了,这学期他的出勤比上学好的多,他也是想拿毕业证的。高中毕业实在是太难听了,他想起来前些时候有律师采集他的信息,说到学历这一块…难受。

他的三个室友,蔡一峰、宋晓波、崔旭还是那副样子,四人一直都一起上课,私下里,算老蔡与他接触的多一点,毕业后会跟着他做的,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了。

晓波与他的女朋友张瑾分手后,性情变化明显,以前是老实,现在是沉默,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崔旭不必说了,奔着学者的路就去了。

坐在教室里,老蔡和他说:“学生会有个学妹,一直央求我介绍你认识她,央求了好久了。”

反正每次坐在一起,他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以前还一直和他理论,现在陈子迩就一句,“羡慕吗?”

蔡一峰气的脸都黑了。

“说正事儿,陈老板,什么时候去你公司报道?”

再过不到半个月,期末考试结束,大三正式结束,剩下就差个毕业论文,其实基本已经毕业了。

陈子迩说:“去地产公司吧,不要去便利店。”

“什么地产公司?”

“没跟你说啊。”陈子迩想了想,确实很少说这些,“我有一个房地产公司,算是与其他人合资的。”

“我靠,你还有一个……不是,你是不是人?!”

便利店不需要了,弄过去还不知道往哪儿放,还是地产公司好,他其实蛮聪明的,跟着做些项目挺不错的。

“先听课,回头细说。”

下课后,两人去食堂吃饭,陈子迩跟他说了说。

蔡一峰讲:“你现在又做房地产了?”

“嗯,这事说来话长,总之就是现在这样了,大三结束就先去实习三个月,喜欢就继续干,不喜欢也不耽误你自己找工作。”

“行吧,反正去哪儿都是从头开始,都不会。”

……

……

晚上时候,陈子迩去见了秦业,知道多少要喝些酒,所以他没开车。

这次见面,去了他的家,原以为会是什么超级豪宅,但到了后发现也只是高级公寓,可能狡兔三窟吧。

秦业刚收拾好了自己,给陈子迩开门的时候只穿着件小衬衫。

“这什么时候,你怎么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而且你也忒不正式了吧,下次是不是要穿睡袍见我了?”

“刚回国,倒时差才起来。”秦业一边说话一边开酒,“过来坐吧,别装了,我知道你在乎这些小节,那句话怎么讲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就是这个意思。”

他的家里也蛮整洁的,很多东西都很新,估计是来的次数不多,陈子迩接过葡萄酒坐下,“倒时差?又飞哪儿去了?”

“欧洲,那边有点事。刚回来就找你了。”

陈子迩点点头,“看来是真的要成大事了。”

“嗨,我去玩儿去了。”秦业自嘲般的笑着,“我正事就那么点。”

“是吗?那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找我?”

秦业很神秘的笑着,“说是去玩儿呢,也不准确,我去想了想我自己还有你的话,想想要不要脱离我哥自己干,还有你上次不是说国外的经济型酒店起步早吗?我体验去了。”

陈子迩有些意外,“哟呵,真的假的?这么上心啊,那看来是有所收获啊,所以这么赶紧把我找来听一听你的肺腑之言。”

秦业摇头,吐槽道:“什么肺腑之言,我就住了几天,越住越受不了,那些地方真的有中产阶级愿意住吗?我觉得稍微有些钱的都会去住星级酒店,实在太差了。”

陈子迩:“……”

真他么的五星级酒店住惯了吗?这么装逼的话都能讲的出。

秦业说:“首先,早餐太难吃,准备早餐的人都应该拉出去枪毙,甚至有些干脆就没早餐,还有屋子也太小了,就一张床,一个厕所,洗个澡感觉转个身都难,再有服务员爱理你跟你说两句,不爱理你就走了,最后晚上睡觉隔壁干啥都听得见,隔音太差……”

陈子迩赶紧伸手示意他停下,“等会儿等会儿,你都住五星级酒店,跟那些酒店比当然是有问题的。”

“对啊,可也不代表这些问题不存在啊,我说的起码是事实吧?”

陈子迩耐心解释道:“一分钱一分货,经济型酒店主打的就是经济,实惠,房间面积小是肯定的。你这个……思维你要转换过来。”

秦业问:“什么思维?”

陈子迩想了想说:“就是这个消费的思维。对于你来说……嗯……产品的质量是你考虑的第一个要素,你不考虑价钱的,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价格才是第一要素啊,你能明白吗?”

“明白,可你不是针对稍有资产的人群吗?那么他们也是会考虑受到的服务质量的吧,是不是?”

呼……跟这个消费思维不太正常的人说不通。

“所以…你特么的体验了一圈,决定放弃了?!”陈子迩怎么都没想过这个可能,这么明显的商机啊,老哥。

秦业摇摇头,“那也不至于,我只是说那些酒店有问题,可我仔细看了看,发现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特么的人家还真赚钱,真奇了怪了。”

陈子迩无语,“一点都不奇怪,我都说了,你平时一直住五星级酒店,你跟那些比不是闲的吗;我们就是主打中低端人群,和那些小宾馆区分开来就行了,处处完美那是皇宫,还叫经济吗?经济就是在一些必要的问题上坚持,在一些不必要的问题上妥协。”

“比如说能不能洗澡是必要问题,但洗澡的时候能不能转身,大跳,这就是不必要的问题。”

秦业点点头,“也有道理,我没说不做,就是住的不爽,说道说道。”

“你要住的爽了才叫有问题。”

“嗯,那行吧,来,碰一杯,预祝我们成功。”

陈子迩陪他喝了一口,“真的决定了?就穿着拖鞋,挂个小衬衫决定了?”

“决定了,选个地方,请个设计师,雇个施工企业,盖他一个酒店,多大的事啊,干他娘的。”

“真要开始,事情多着呢。”陈子迩说:“我无意打击你啊,首先选哪个地方你搞清楚了吗?”

“不是有你呢吗?你肯定有想法。”

这人还真是白体验了。陈子迩放下酒杯说:“更细节的地方咱们再慢慢讨论,但有个大的选择问题,需要先告诉你。”

秦业也认真了,问道:“什么选择?”

陈子迩说:“和早饭问题有关,想一想,我们不提供早餐,不提供午餐晚餐,基本上除了一张床我们什么都不提供,可一个人出门在外,需求很多,除了睡觉,他要吃饭,要娱乐,要出行,要购物,我们怎么办?”

秦业皱着眉头细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们选的地方如果附近啥也没有,是不会有人住的。”

“差不多吧,所以虽然我们不提供,但我们要考虑,简单来说就是交通要便利,附近买东西要方便,吃饭要有处可去,有个酒吧娱乐娱乐就更好了。所以我说需要你做个选择。”

他竖起食指,“第一,我们选个满足这些条件的地方盖酒店。”

秦业双手一摊,“我靠,你这么一说那就只能在这些地方选了啊,本来还以为能选个相对偏一点的控制下成本。”

“不,谁跟你说只有这一个选择的?”陈子迩讲:“还有第二个呢。”

“是什么?”

陈子迩翘起二郎腿向后倚着沙发微笑着说:“我们盖个更大的楼,将其中的一两层楼或区域用来招商租售,以另一种方式来满足客户的需求。”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