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陈子迩大抵也能感觉到唐晓蓉其实是有些不喜欢他的,忽悠她闺女辞职算是一个因素,但想来应该不止一个因素。

不过如今他的自信已非过去所能比,自信不是因为别人认可你才有,而是即使别人不认可你,你也依然相信自己。

总有一天,史妈妈会知道他是谁。那个时候再面对她,或许会是个有意思的事。而就与她的感情而言,陈子迩也不去想太多了,这事强求不得。

倒是史妈妈憋了一口气,之前不能说,现在与自己的闺女说说无妨,于是拉着她聊了许久,基本上也就是重复之前的话。

第二天,周一,史央清没有去上班,尤其是看到陈子迩离开家到了公司,她的心安了不少。

三天后,回老家的杨润灵再次回到中海,并出发前往美国。来的时候没人接,走的时候,陈子迩送了,就算仅仅是出于招揽人才的诚意他也应该相送。

韩茜也在,她有些舍不得,不过各人各有各人命,杨润灵就选择了这条路。

临走前,陈子迩说:“注意安全,保持联系。”

杨润灵微笑离开。

回去时,还在车上韩茜就有些惆怅了,这下她又得一个人了,还抱怨陈子迩说:“你瞧瞧润灵付出多大,刚回来没几天又走了。”

“工作嘛,就是这么回事。”他并未觉得自己有亏待杨润灵,她得到的也不会少的。

“润灵有句话讲的对。”

陈子迩问:“是什么?”

韩茜说:“她说遇见你,会是她一辈子的修行。”

陈子迩摇摇头说:“从更大的格局上看,不遇见我她也会有一场修行,或者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其实有的时候我们所有的付出,牺牲,说是为了别人,到最后受益人都是自己。”

“我虽然不如你那么了解杨律师,但我也知道,她是在为自己付出,她很理性,知道这一路会有悲,会有喜,也知道路的尽头一定有礼物,就看自己能不能得到了……”

韩茜听着似懂非懂,她想起之前和杨润灵讨论的话题,看着陈子迩的眼光多了一抹色彩。

陈子迩不与她纠结这个,问她:“去台贝的手续办下来了吗?”

韩茜说:“没呢,哪有这么快,一个月还是要等的吧。”

“嗯……”发现她看着自己有些怪,问道:“我脸上有花吗?”

“听说……你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大富翁?”韩茜坐在副驾驶上侧过身体盯着他看。

“啊?”陈子迩没想到韩茜会问这样的问题,他笑了笑,“说这个干什么。”

“说说呗,没见过大富翁,我这穷姑娘想见呀。”韩茜拍了拍被牛仔裤包裹着的细腿,带着些调皮的语气说。

“其实按道理来说,我现在已经足够富了吧?”陈子迩也跟韩茜开起了玩笑。

“去,别打击人,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好吧,你现在想赚钱了?”

韩茜说:“什么叫现在啊,我一直就很想赚钱好不好,活在那么大一城市,混口饭吃多不容易。哎,怎么说我了,我是问你,年纪轻轻成为大富翁什么感觉,激动吗?”

“嗯……短暂的时间里有过激动,大多数时候还好。其实对于我来说,要能让我非常激动,可能得一下子多出很大的一笔钱才行,而这又是违背商业规律的,所以很遗憾,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因为有钱而变得多么激动了。”

韩茜满脸黑线,“你这句话换个说法就是我已经习惯有钱了,是不是?”

“差不多,你总结的很到位。”

之前杨润灵说的那些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徘徊,年轻富豪身边的女人啊……该怎么办。

“想什么呢?忽然沉默了。”

韩茜叹了一声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拉低了你交往的朋友的层次。”

无奈,陈子迩只能这样说:“我与人交往,一般都不怎么看什么层次或是有没有钱,反正……”

韩茜追问:“反正什么?”

“额……反正,大多数我认识的都没我有钱。”

韩茜:“……”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赶紧停车,我要下车。”

陈子迩确实没时间陪她太久,他要去接浅予回家,在天音培训班放下她之后便与她分别。

学校的操场上,浅予正在陪同学打羽毛球,没什么事,陈子迩就在旁边等了她一会儿,反正也快结束了。

完事就带她去吃饭,现在回家做也来不及了。

不到五分钟,她收起拍子与他一起走了,陈子迩拿张纸巾给她擦了擦汗,小姑娘最近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心思有些重。

“我打的怎么样?”浅予边笑着问他。

“挺好的呀,青春美丽,年轻真好。”

她挽过他的胳膊,走快了两步,“你就是太沉稳了,才多大啊,讲什么年轻真好。”

陈子迩跟上她的步伐,说:“我说给你听,也说给我听,没毛病。”

没去什么大饭店,去了家环境很不错的面馆,陈子迩问她:“不过你怎么忽然想起打羽毛球了?”

盛浅予说:“天天低头看电脑,脖子痛,而且最近也有些胖了……都快走样了身材。”

“别夸张了,有人比我更清楚吗?哪有走样?”

盛浅予羞道:“几句一说就不正经,你小声点,旁边还有人呢。”

嘿嘿。

吃完之后自然是跟他一起回家的,于是洗澡睡觉做运动自然都是应有的流程,不过可能是浅予今天累了,也可能是…太嫩了,今晚头一次还没结束,她就喊痛了……

她箍着陈子迩的脖子,讲话间喘气连连,头发被汗水粘在皮肤上,从上往下俯视,异常动人。

“快一点,真的有些痛……”

陈子迩心领神会,自然是快点结束。喊痛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像今晚这样第一次就喊痛不太多,但每次到最后,催促他快点则是常态,

完事之后,她趴在陈子迩的胸膛上,眨着大眼睛歪着脑袋问道:“子迩,我好看吗?”

把她往上抱抱,摸着她的脸,“好看呀,特别好看。不过你都喊痛了,还问这种诱惑我的问题,想做什么?”

盛浅予笑了笑,“等我休息一下,我们再来,不过不要刚刚那个姿势了……会痛……”

陈子迩腾的一下就意动了。

“别说话了,浪费体力,赶紧休息吧、”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