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总在期待,总在害怕

韩茜给他问的一愣,心头有所触动。对啊,就是一个句俗语而已,解释那么多干嘛?

她略有心慌,眼神躲闪,“你夸我,我就是谦虚一下嘛,说给自己听的。”

陈子迩一想,“喔……那就是你认为嗜欲归嗜欲,灵性归灵性,其实你认同他们这样?”

不知为什么,韩茜疯狂联想到了自己与陈子迩的身上,她否认道:“我当然不觉得他们有情妇是对的,有的时候……也要考虑一下道德的。”

考虑什么道德,我看你们这群‘艺术家’是最容易解放天性的。

韩茜看他眼珠子乱转,就说道:“别乱想了,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去不去?”

陈子迩说:“好,不过其实我比较喜欢你煮的,你厨艺不错的。”

韩茜一想,那也成,“那你跟我买菜去吧?这会儿早,可以挑到新鲜的。”

路上,陈子迩和她聊天,问她:“你刚刚说肖邦和李斯特与同一位女作家有染,这是怎么回事?一对好友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

韩茜边走边说:“肖邦与李斯特不算好友,两人本来就谁也看不上对方,据说,李斯特把桃花运用到了肖邦的学生身上,肖邦呢,则将练习曲op.10的十二首送给李斯特,这被认为是在讽刺李斯特,尤其是一首对巴赫C**前奏曲的浮夸模仿,其实就是故意模仿李斯特的风格。”

“剧本很对啊,他俩的矛盾是因为你说的女作家乔治桑?”

韩茜说:“不完全是,那会儿那些上层人物都会有几个情妇情郎……”

“乔治桑是知名作家,当然也不例外,其实不止是肖邦与李斯特被传与乔治桑有染,就是其他一些名人,像诗人缪塞,文学家福楼拜、小仲马、巴尔扎克,画家德拉克罗瓦,甚至还有拿破仑的弟弟都曾是她的情郎。”

说到小仲马,巴尔扎克,陈子迩想起来乔治桑是谁了,“她一生出书太多,反而让我没什么印象,经你这么提醒才想起确实有几位文学家经常提到她,雨果就曾说她在那个时代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不过我了解不多,只知道她主动离婚,却不知道她与肖邦混在一起……”

韩茜白了他一眼,“什么混在一起,其实她和肖邦的爱情是很感人的。”

陈子迩无奈,“差点轮遍艺术圈儿,还谈什么感人……”

韩茜瞪了他一眼,“乔治桑选择与丈夫分开的时候,社会上还没有离婚这个字眼,她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女***先驱者,在那个年代里,她抽雪茄,饮烈酒,骑骏马,穿长裤,一身男性装扮,这让她拥有很多追随者的。”

这尼玛,听着好熟悉啊,虽然我抽烟喝酒纹身夜不归宿,但我依然是个好女孩儿?

她继续说道:“乔治桑和肖邦在一起九年,但他们有些不像夫妻,反而像是朋友,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但住在一起最长也只有五个月,夏天的时候肖邦会去和乔治桑同住,其余时间都在巴黎,他们彼此独立,互相尊重,她不是他的老妈子,他也不是她的钱袋子。”

陈子迩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你觉得……这样的爱情足够感动人?”

韩茜最后还是说了:“如果是我,我会觉得满足。”

离开了很久,这次回来再面对他,总觉得自己的心绪会受到影响,似乎总在期待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

那一次在老家,她拥抱过,到今天却有些不敢张开臂膀了。

安安心心吃了一顿午饭,没有喝酒,没有打扰,下午的时候陈子迩离开了,而韩茜则返回家乡去办好所需证件,随即择日奔赴台贝。

……

……

好不容易闲下来之后,陈子迩去找薛博华去踢了一场球,有些事他要找他聊一聊。

现在,布丁有史央清,盛世地产有刁亦杰,目前他需要重点看的只是盛世投资这个部分,所以较之于前一段时间,接下来他也没那么忙了。

这几个月他差不多要忘了自己还是大三学生的身份了,但其实随着他在外所做的事被逐渐曝光,同班同学也大多知道了这一届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相当了不得的家伙,扩大到整个校园,大抵也都知道某某学院有个叫陈子迩的很厉害。

大学里趋炎附势的现象不似社会那么明目张胆,有人惊叹羡慕甚至嫉妒,这都是肯定的,但不至于走到哪儿都有人上来叫哥。

话虽如此,陈子迩略显传奇式的个人经历总是会让他受到很多关注的,晚上,与薛博华并行的陈子迩出现在校园里,偶尔确会引来路人目光。

两人不管这些,老薛问他:“秦业被否,之后你见了他怎么说来着?”

陈子迩双手插着裤兜,心中难得享受了一下校园的宁静,漫步走着,“我跟他说要不就我们来做,为什么非得要某个人的批准?”

“最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薛博华讲:“我也没见过他,说是闲人吧,我找他找不到,说是忙人吧,我都想不起来他在做什么。”

“层次不一样,我看他也不见得是闲的,应该也忙吧。”

陈子迩动作很多,可他现在依旧没钱,所以这个项目无法落地,正好就多给秦业一点时间好好想想。他考虑的还是拉个有点背景的一起发财,朋友多一点的好。就像薛博华是布丁的股东,当初也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咱们这个社会,你有能耐是你个人的事,可你再有能耐你也得看看天的脸色。

所以他现在有个问题:布丁走出中海了。

在过去的两三年内,因为薛博华的关系,布丁其实避免了许多麻烦,陈子迩不是小年轻,他知道这一路走来的顺利其实是不正常的,正常的应该是工商税务之类的有点磕磕绊绊。

所以他知道薛博华的作用,也从没有心疼给他的股权。但那方面的人与事,陈子迩并不想过多的参与与钻营,他也没真正的进入过那里,盲人摸象带来的感官与认知信不得,这一点薛博华比他更有发言权。

“布丁从区域到全国的战略已经开始了,中海有你,我们万事大吉,可出了中海,那就不一样了。”

陈子迩与他说的是正事。

薛博华摸了摸自己的小脑门,“我猜你大概也要和我说这件事了,我懂你的意思,虽然不心疼钱,可不能到一个地方就让一点股份,辛辛苦苦挣点钱都送人了,你比我有钱,就算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

陈子迩赞道:“要不说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力呢。”

他又说:“我其实并不很担心,只是防微杜渐罢了,做生意总要考虑到可能发生的意外。”

“嗯,我明白。别太当回事儿,也别不当回事,总而言之,踹你的饭碗就是踹我的饭碗,这可不那么容易。”

陈子迩点点头,这事说了就行,也不必自己吓自己,天天考虑这些,那除了有权有势的谁也别做生意了。

第二天,他在江都花园的江景房来了位租客,从刁亦杰那里买的两套租不租的无所谓,可江都花园的可以租租看,主要租这种房子的人不是精英也差不多是打工皇帝,这都是人才啊……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