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三点

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

陈子迩从未像此刻一样想要让一个人为她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不论她看起来是可怜的还是柔弱的,这都不足以改变他已经做下的决定。

就像《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头说的那样:人不是从娘胎里出来就一成不变的,相反,生活会逼迫他一次又一次地脱胎换骨。

宁雅的心中也是难受至极,她有后悔,有不服,甚至还有刚刚陈子迩刚刚训斥她所带来的愤怒,更有立马推开车门下车的些许冲动。

如果是20岁的她,那么现在车里已经见不到她了。

可现在,她忍住了。

“我过来就是希望解释清楚,并完成我们的交易。”宁雅咽了口唾沫,幽幽的说。她担心夜长梦多,现在果然如此,所以她不想再等了。

“可以,但没有15美元了。”陈子迩声音清冷,“你是不是准备拒绝回答我的问题?亦或者说你还在想着用怎样的谎言来诓骗我?”

宁雅两只手揪在一起,说道:“第一次撒谎我已经道歉了,这一次是无意掺和进了你与那德国佬之间。至于那个问题……”

她咬了咬嘴唇,说出去就是损失,她确实有犹豫,但陈子迩那里看不到转圜余地,最后也只得说:“12.5美元,这是我谈好的价,没有谎言。”

“那就12.5美元一股,成就成,不成拉倒。2万股我会给你,中华网的股价只会高不会低,你不会亏的。”

宁雅大抵也只能相信他这句话。

末了,陈子迩再添一句警告,“我会派律师签订正式的合同,事不过三,你要是再让这件事出问题……”

宁雅说:“不会了,就算陈总已经不信任我了,可我本就是小人物,玩不出什么花招不是么?”

是么?

她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不服,可没人管她,她得到的只有“下车吧”三个字。

韩小军已经找了人在调查她,这没有必要因为她的坦白就停下,他甚至还想亲自与那私家侦探谈谈,明年纳斯达克股灾前要一直盯住这个女人。

虽然宁雅再掀波浪的可能性不大,可谨慎没坏处。

接下来是马库斯。

陈子迩驱车前往酒店。

路上他想了想宁雅说的话,最后的12.5可能依旧会有假,但前头关于马库斯的回答应该是真的:也就是这个德国佬想要弄清楚自己为什么需要中华网的股票。

有心之人的确可以查到,去年卖捷信,与宁雅交易,以及这次……连续三次寻求同一样东西……

马库斯想知道理由,可宁雅没有告诉他理由,陈子迩确信这一点,因为除了看好这股票,他本来也没什么特殊的理由,根本没有什么‘非它不可’,宁雅又能说出什么来呢?

相反,马库斯则必须完成和他的协议,否则反稀释条款会让红杉的董事会拒绝投资谷歌,这就坏了他的顶头上司莫瑞茨的好事了。

陈子迩想马库斯可能在猜测他‘不得不如此’的理由,然后利用这一点来逼迫他让步。

的确如此,人一旦面临不得不如此、没有后退的空间的状况,唯一能做的就是妥协,或者灭亡。

比如,马库斯不得不搞定这次新协议的拟定。

想清楚这其中的事情,陈子迩打电话给佩奇,说自己马上就到。

佩奇又马上到马库斯的房间,通知他。

虽然很早,但马库斯也起床了,他把自己拾掇的妥妥当当,听了佩奇说的话,显得更加胸有成竹,“瞧,佩奇,我们的天才陈着急了,你看这一大早的就等不及要过来与我们继续昨晚的会谈,好得到他梦寐以求的中华网股权,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佩奇是接了陈子迩的电话的,他说:“马库斯,陈的语气听着不善,如果你幻想着待会儿他是过来求着我们赶紧签字的话,那你最好做些心理准备以应对不同的情况。”

马库斯坐在沙发上吃着酒店供应的牛奶和面包,满不在乎的说:“我很确信我已经掌握主动,知己知彼这是他们的话,我觉得有道理,在来中海之前我就已经针对陈在做调查,他梦想得到中华网的股票,这个念头越强烈,我们的所掌握的优势就越大。”

他站起来把多余的一杯牛奶递给他,“放心吧,我的佩奇先生,我们就坐在这里等着他,等他一来,马库斯的眼睛就能够看穿他的表面平静,直达他的内心。说实话我现在在考虑,我昨晚让步到5%是不是有点过于懦弱了,那可是几百万美元,你觉得呢?”

佩奇不喜欢他说话的方式,皱着眉头说:“我虽然希望协议达成,可我不愿意看到陈被亏待,他是谷歌的朋友,我们三家,是一艘船上的船员。”

“当然。”马库斯撕咬了一口面包咀嚼着,“我知道这一点,可他不应该总想着从同乘一艘船的我们身上获得利益,我们目标一致,可不代表能让他为所欲为。”

佩奇本想再说什么,可让红杉资本放弃利益可比让陈放弃要难的多了,这些资本的恶狼是不会轻易吐出嘴里的肉的,相比较起来似乎陈吞下一点苦果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

马库斯是希望谷歌好没有错,可这得建立在他们真的投了几千万美元在谷歌身上,那时候他们愿意动用自身的资源和人才,可现在?

钱没花出去,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现阶段陈其实是敌人,他多一点,红杉就少一点……

只是刚刚陈子迩的语气实在让他有些无法轻易的乐观,感觉上,和昨晚有说有笑的那个人不一样了。

陈子迩的确不想和他们啰嗦了,这德国大光头百分之五还很为难的样子?你他妈当我不知道谷歌现在在硅谷有多火热?他是考虑到风投介意这个条款才想着让一下,好让谷歌尽快的发展起来,毕竟是与他休戚相关的。

可就是不同意又当如何?优质的企业总有人愿意投的,只不过平添许多风险罢了。

他下车进酒店大堂,两条大长腿快速摆动,奔着马库斯的房间就去了。

敲开门之后,佩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担心对了。他想搭话,可陈子迩直接忽略了他。

马库斯装腔作势的笑着上来想简单抱一下问声早上好,陈子迩则直接摆手,竖起手指对着他说:“我只讲三点……”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