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希望这世上有鬼

秦韵寒的第一感受是我认识。

第二感受是,不会是重名吧?

第三感受是,应该不会重名吧,这名字本就少见,而且又都在商业上有些天分,所以他说的和她想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也就是说……

他其实是个学生,而不是他一个一口咬定的什么商人亦或是企业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她完全没察觉到。

秦韵寒不禁低头自己笑了自己一声:她竟也被忽悠了!

薛博华见她面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你说的这人……我认识。”秦韵寒缓缓叙说着。

……

……

当事人陈子迩准备去找他的韩老师,她最好的朋友被他这个‘疑心病老板’留在了大洋的另一边,这种情况下总是一个人待着的韩茜,不知道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出来。

近两天还好,因为国庆放假,韩小军也在,不过他最近过的也很不好。

母亲去世只是一个方面,陈子迩还听史央清讲韩小军在工作上的表现不是很专注,而且能力也就那么回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韩小军也是很有小聪明的人,这个时候自然知道自己需要更加的抱紧陈子迩的大腿。

天音培训班还是像之前那样冷清,假期期间还如此,这其实不是正常现象。

陈子迩经历过亲人去世,也见过别人亲人去世,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会呆愣愣的,那会儿人是麻木的,可能世界在他看来是模糊的,但是清醒了之后很多痛楚会慢慢变得清晰,你会去想,亲人的模样,亲人的声音,白天想,夜里想,越想越痛,越痛越想。

不知有多少人,丧事办完了好几个月,每每的都止不住的哭。

韩茜现在有点像是这样,韩小军对陈子迩说,他姐失眠,躲起来哭,食欲不振,不与他讲话。

这样的状态,什么天音培训班,就是天塌了她都不管。

陈子迩先打电话让韩小军出来了,在车上,他问他:“还是那个样子?”

韩小军仿佛也成熟了许多,言行举止不死之前的轻佻,只是情绪不高,点着头说:“嗯,我劝了好久,她怎么也不跟我说话。”

陈子迩扶着方向盘发呆了一会儿,然后对他说:“家里有酒嘛?”

他摇摇头,“没有,我姐不喝酒,我平时在家里也不喝,陈总你要用的话,我现在去买。”

“嗯,买两瓶黄酒吧,白酒太烈,喝狠了伤身。”

韩小军也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看看陈子迩会不会有什么办法。

他双手各提一瓶酒,大步走进去,‘咣’的一声放在钢琴上。韩茜没什么反应,陈子迩也不管她,自己又上楼去厨房找了两个玻璃杯,然后下来各自斟满。

他没多说什么,只是把一杯黄酒推到韩茜的面前。

韩茜还在弹,陈子迩伸手把她的手扒拉开,琴声戛然而止。

“干什么……”她轻声道。

陈子迩说:“借酒消愁。”

她终于看了他一眼,“这酒哪里会喝醉?”

“喝了就知道了。”

她的手指有些颤抖,先是接过酒杯,握着犹豫,然后猛的一口喝掉,这酒甜,可也有酒精的,她果然还是皱着眉头捂着嘴巴咳了两声。

陈子迩也不啰嗦,一口干了。

然后他去搬来两个凳子,大的放酒,小的自己坐,接着出去从车上把余下的四瓶也都拿过来,并对韩小军说:“会开车嘛?”

他点头,不过有点迟疑,“会是会,可刚学会不久的。”

“大老爷们的别胆小,学过了还不敢开难道还要人手把手带嘛?”

韩小军给自己鼓了口气,“好,那陈总你喝吧,回头我肯定把您安全送到家。”

陈子迩笑了一声,“不是让你送我的,是让你开车去散心的,省的在这儿耗着,你不是有喜欢的姑娘嘛?去找她。”

“啊?”

“啊你个鬼,赶紧去!”

说完他就回身进了天音,并把天音的大门给关了,街上轰鸣的喧嚣被隔离。

回来坐下,却发现两个杯子都被韩茜倒满了。

果然还是偏强制性与粗暴的方法管用。

陈子迩也没多说什么,趁着她愿意喝,又和她干了两杯,反正酒够。再要喝第四杯时,被他拦下,这种酒喝太猛,待会儿直接就吐了倒了,这不是他的目的,他是想让她把话说出来。

韩茜却像是上了瘾,都开始自斟自饮了,陈子迩把她的杯子夺下,问她:“这样喝酒的感觉怎么样?”

韩茜啥事也没有,说:“没什么感觉,跟水一样。”

你就嘴硬吧,黄酒后劲极大,五分钟后看你如何。事实上,只过了三分钟,她的脸就开始泛红了,手开始不自觉的揉搓着脑门。

随后又两只胳膊肘抵着大腿,双手托着下巴,人开始迷糊,但也开始哭了,止不住的哭。

这其实是好的,哭泣是对悲伤的一种排解,比压在心里好。

“说说吧。”陈子迩低语道。

韩茜眼睛红了,鼻子红了,鼻涕都有,自己使劲的擦着,她呆愣愣的看着陈子迩,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

陈子迩摇头,他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接连去世,诚实的说:“不知道。”

韩茜说:“以前我总是害怕这世上有鬼,可我现在越来越希望……这世上有鬼。”

“啊?”陈子迩以为她会说什么心痛啥的,这是什么套路?

“什么意思?”

“不是套路,我是内心里特别特别……特别希望他们能以某种方式存在着,我希望人有灵魂,是鬼也行,只要不是完全消失。”

陈子迩内心有一阵波动,她的话有点超出想象。

他想到了自己的重生,是不是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借尸还魂?

“会的,人肯定是有灵魂的,我们看不到他们,但他们能看到我们。”

她似是真有醉意,听了这话竟举目四望,然后一无所获,只能再与陈子迩举杯共饮。

随后又掩面而泣,“我最觉得难以释怀的是,我没能最后见我妈一面……”

陈子迩也想到了前世的家人,自己忽然去世,他们会怎么样,能从这样的悲剧中缓过来嘛?

韩茜哭着说:“这些日子一来,我失去了母亲这件事没有被时间冲淡,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到了晚上我也睡不着,会去想,想到她过去的那些声音、容颜、笑容、生气……”

“如果他们能看到你,肯定不希望你这样。”

“可是我忍不住,我就是会去想,我甚至觉得她还在,去世是不真实的。”

到底是哭的太多了,泪腺都乏了,韩茜没有流出眼泪,可眼睛依旧发红,右眼角的还肿了一块,陈子迩并未多注意,只是觉得是哭太狠了。

他是个合格的倾听者,一晚上这么一直听她哭着,说着,抽泣着,偶尔插一下嘴,再同她喝两杯酒,到最后,她彻底喝醉了,倒了,吐了,才算结束。

开门的时候,韩小军还在,陈子迩不知道他中途有没有离开过。

他喝了酒,不能开车,韩小军要送他,被他拒绝。

“你去看看你姐吧,反正也不远我走回去,明天把车送过来就行。”

韩茜已经趴在凳子上睡着了,韩小军能看到,便听了他的话。

陈子迩有些头晕,但意识非常清醒,黄酒而已,就是开车也自信没问题,但这种事不能带有侥幸心理。

路上他给盛浅予打电话,他记得她今天回来了。

盛浅予很了解他,喜欢一个人就是会去了解他的一切细节,所以很快听出了他的声音有一点不同。

“你喝酒了?”

“嗯,喝了不少黄酒,你在哪儿?”

盛浅予说:“我在跟同学庆功,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大问题,马上也到家了,只是有点晕。”

她有些放心不下,说:“那我尽快结束,然后去找你。”

晚上……来找我?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