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相弃相收

一听是个女声,陈子迩一惊,瞬间回神。

“我打错了?”

“没有,我哥不在。”刁亦珊听陈子迩刚刚的语气还挺高兴,而且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难道是自己的解释有作用了?

又听到什么交叉持股。

刁亦珊心中欢喜。

“陈总你愿意相信亦杰地产了么?”她再次确认道,“我刚刚听到你说的什么,交叉……叉持股?”

本来挺好的一件事,直到她自己再讲出这个词……

仿佛空气的味道有些变了。

而她这么一停顿,陈老司机也秒懂了,真是惭愧,都他妈的学了些什么啊!

“额,刁小姐啊……是,是我说的交……交叉持股,对了你哥呢?”陈子迩忽然想到面前还坐着个女人呢!!

许智英则没有get到交叉持股这个点,她是在震惊陈子迩似乎要真的注资?

她随即一慌,这还得了,我这刚与刁亦杰掰了,转让股份都说出口了!你给我来这么一出!

“陈总,你不用问了,刁亦杰就算现在不卖,最后肯定也得卖!”

“我知道了!谢谢!”陈子迩语气郑重。

“那你还打电话做什么?不用管他了啊!”

陈子迩不能再忍受女人的刮躁与啰嗦以及她那自私自利的丑恶心态!!

“许总,还请您尊重一下我。这件事我来做决定,ok?”

许智英也火,晾了老娘三天不讲,我还收着脾气和性子跟你好好讲了那么多,此外还说明了情况的危险好心让你不要跳火坑!

你一来敷衍!

二来逐客!

三来不尊重我!

我刚刚没听明白,又是交又是叉的,这么大一会儿,还听不明白?!当我没有男人?!哼!

许智英一听他讲刁小姐就知道那头是刁亦珊!她也知道刁家妹妹有些姿色,莫不是这小子喜欢上了刁亦珊?

真要这样的话,那她今天也是白来了,说什么都不如刁亦珊裤子一脱管用。

想及此处,许智英觉得自己怕是阻止不了他了,于是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再也不准备忍住胸中那口气,她以极冲的语气说:“陈总是吧,我许智英不尊重你嘛?我是不是苦口婆心的跟你陈述事情利弊,我是不是好心劝你不要走错道?你还说我不尊重你?!你尊重我嘛?”

陈子迩:“……”

这是火了?!

他把手机挂掉,放在桌上。

“然后呢?”

然后?

“然后你就不应该联系什么刁亦杰,还跟他商量什么交叉持股的事,你拿什么交叉?几个便利店嘛?这还没我们那块地值钱,你交叉得着嘛?你交叉。”

喔唷,教我怎么做事来了?

“我不都讲了,我自己的事我做决定。”

“你做决定要慎重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

“你是挺老的。”陈子迩厌恶之。

“什么?”

一个女人,千万不能说她老,尤其是……她真的有点老的时候。

“嗳,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你知道怎么尊重人吗?你这是什么教养?!”

陈子迩坐在椅子上抬起了摆了摆手。

“许婶婶,你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说尊重与教养。首先你的行为本身就看不出什么教养来。”

“其次,要说尊重,许阿姨,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要跟小姑娘拼露骨。你看看你穿的衣服,明明下垂,非要深V。”

“你是嫌别人看不出你下垂嘛?”

“还有大夏天的,天热,大家都爱穿白色衬衫这是正常的,你瞅瞅你穿的,就是透明的。”

许智英额头上的青筋在凸起!

“陈……”她站起身伸出手指要爆发!

可陈子迩还没完!

他翘着二郎腿说:“不是讲尊重嘛,我想问问,你有老公嘛?如果你有,那你就多穿点,这是对你老公的尊重。”

“如果你没有,那你穿成这样是要拉皮条么?你说你也不标好价格,这对你自己尊重么?”

“陈子迩!你欺人太甚!!”许智英听到那个词彻底火了。

“另外,标价的时候记得价格调低点,这是对我们的尊重。”

!!!

许智英怒容满面,就是手头没什么饮料让她泼一下,否则她非得以此泄恨!

嘭!

陈总办公室的门被摔的震天响!看样子是气的不轻。

丑人作怪。

搞什么名堂。

“叮铃铃……”诺基亚又响。

“陈总,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开会。”

“没关系。”陈子迩甩甩头把刚刚的晦气甩出脑袋,“许智英在我这里刚走。”

许智英去找陈子迩了?

“喔……连续让两个人过去是有些耽误陈总时间了……”

“你在说什么?”陈子迩眉目一跳,“许智英是过来劝我不要注资亦杰地产的。”

刁亦杰的心仿佛都跳空了一拍!

他只是想过许智英会放弃他们,从未想过她会做出损害他的事情出来!

“刁总?”

唉,算了,这个关头也不好谈什么合作了。只是他更加同情这个老刁了。

“老刁。”他连称呼都换了,“人可以白手起家,但不可手无寸铁。”

“谢谢。”

……

……

挂断电话之后,陈子迩在椅子上坐着发了几分钟的呆,一个上午的时间他是又看了一出人间百态的戏。

闲着没什么事,他准备去史央清的办公室坐坐。

他敲了两下门。

“进。”

“嗨,早上好,我的史总,最近怎么样?辛苦不辛苦?”陈子迩大模大样的坐下。

“现在是中午了。”史央清抬头看了一下他,然后又低头继续翻文件,“其实辛苦倒还好,就怕我在辛苦,某人却在潇洒。”

史央清说的酸气味十足。

“我潇洒什么了?”陈子迩疑惑的问。

“大晚上的带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回家,这还不够潇洒?”

额……难道带盛浅予回去被她看到了?

“我们是年轻人,火气盛,理解一下嘛。”陈子迩讪笑着说。

史央清眼睛微眯,“你是暗指我年纪大?”

口误。

陈子迩摇头。

他赶紧转移话题,说起刚刚许智英背弃刁亦杰的事。

“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这个许智英真是恶心到我了,就是孙宏还知道我帮助过他呢。”

“讲话就好好讲。”史央清提醒道。

而要说到许智英,她已经完全习惯了。

“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我们不会是这样就好了。”

嗯……史总讲起好话来也是挺可爱的嘛。

“你确信我们一直会是现在这样?”陈子迩问。

“你不确信?”史央清反问。

“我确信。”

“为什么?”

“夫以利合者,迫穷祸害相弃也。”

史央清脸色一滞……没听懂啊……但她没好意思说……

陈子迩却已起身离开,“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了。”

强迫症的史央清赶紧上网查了查这句话的意思:因利益相交的人,遇上困难和灾祸就会相互抛弃。

嗯……史央清点点头,不错。我们是因为志趣相投才在一起合作的。

不过看到下一句之后,她心头一跳,立马把网页关了。

嘴里还呢喃着:网络上的古文译注水平也太差了……

下一句是:以天属者,迫穷祸害相收也。

“由天然的血缘关系联系在一起的至亲,如果遇到困难一定会不考虑利害的挺身相救。”

有些时候就是没办法成为至亲的两人难道就不能一直相互支持的走下去?

哼,这翻译不带脑子。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