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见面

以前的陈子迩是个得过且过的性格,现在他则想在俗世这趟浑水里搅一搅。

刁亦杰为人低调谦和,行事处处透露知世故的智慧,虽然个头矮了,人黑了,但陈子迩还是比较欣赏他的,他的亦杰地产陷入困境,房地产又是个即将大火的行业。

老陈同志就琢磨着想插一脚,但这一脚怎么插要好好考虑。

他坐在椅子上思考了一下,然后对蔡照溪说:“我其实有点进入地产业的心思。但地产是个资本密集型外加权力密集型的产业,若是想要独立撬动一个住宅项目,拿地倒还可以想点法子,但资本着实有限。”

蔡照溪深以为然,“其实我听过史总讲过陈总说的关于‘城市化改变中国’的论调,而且从今年的各项政策来看,这个行业必然大有可为。”

陈子迩手指在桌子上敲着,思考着该拿刁亦杰怎么办。

那边蔡照溪回忆道:“之前我看到一个新闻,那个时候觉得有点捕风捉影,不过现在看结果确是理所当然了。”

“什么新闻?”陈子迩问道。

“万科这个公司陈总听说过吧,年初的时候万科的老总王石曾被总理召见,想来就是询问地产业的状况。”

万科和王石陈子迩知道,地产界的大佬,但这个新闻和细节他却是不知,以前没关注过。

难得蔡照溪足够聪明,能够见微知著判断地产业的火爆。

不用犹豫了,陈子迩一拍桌子,道:“老蔡,你给我搭个线,我去见见刁亦杰。”

蔡照溪正要点头,又见他一摆手,“不,你让他来见过,还有你摸摸亦杰地产的底,瞅瞅他们的窟窿到底多大。”

“好!”

陈子迩在办公椅上转了一圈,现在就看刁亦杰能拿出多少诚意了。过去他搞了不少情怀类的悲欢感叹,现在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失败的人感慨情怀,那叫闷骚。

成功的人发发闷骚,那叫情怀。

他重生了几年,正经的事业就只有布丁便利店走上了正轨,他不缺钱花,但感觉日子有些无聊。

……

……

盛浅予早上起来强烈阻止了还要去摆摊的母亲,这是她这一个月第四次阻拦。

她对母亲讲了好多遍:咱们现在不缺钱。

大概是知道女儿孝顺自己,大概也是想到现在她可以挣钱了,所以盛妈再看女儿态度坚决也就顺了她的意思。

早饭吃完,盛浅予就带着母亲去菜场买菜,中午天热要早点出门买回来。

昨天下了雨,出门的时候要小心贴着墙根走,否则你不知道那松松垮垮的石板,会有哪一块溅出成分不明味道刺鼻的水来。

这里算是一座城中村,说要拆迁,可迟迟没有动静。

撞见的邻居们大多还是皮笑肉不笑的与你打招呼,因为父亲的原因,她们母女在这里生活的并不算惬意。

前几天,隔壁的一家娶了媳妇儿,众人聊起这一片的事又说到盛爸是个骗子还进了监狱。

盛浅予凑巧听到,以前只是不敢言语,默默走开。

这段时间不知怎的,或许是陈子迩刻意培养她的自信有了些作用,又或许是挣了点钱觉得不用再担心受怕的过日子。

她径直冲过去强硬的回应了那些在背后说她父亲坏话的人。

那个人是骗子,也是她的爸爸。

除了窄窄的巷弄以后,便是城市里的柏油马路,宽阔的多了。

一条马路之隔的对面早早的拆迁了,不知哪个大老板在那里盖上了漂亮的公寓式楼房,很新很漂亮。

盛浅予在心里算了算八十平的房屋价格,对着身边的母亲说:“妈,要不咱买套房子吧?换个地儿给你住住好不好?”

盛妈忍不住笑了一声,道:“你这孩子想一出是一出,咱不是有房子嘛?”

“这太破了,我给你买个好点的,怎么样?”盛浅予期待着说。

盛妈摇头,“破是破了点,但妈妈住习惯了。”

买完菜之后回到家,盛浅予还在想着早上的那个念头,虽然她的母亲拒绝了,但她还想再试试。

盛妈洗好菜过来坐下,看着发呆的女儿,嘴角抿起一笑,她把围裙整理一番放好,然后轻声开口问道:“小予,你是不是谈朋友了?”

闺女在想心事,她也有此一问。

盛浅予一下回过神,“妈……”

盛妈笑道:“是谈了吧?你我是过来人,看得出来。”

这也没什么好否认的,盛浅予点点头。

“多久了?怎么都不跟我讲?”得到女儿的正经回应之后,盛妈脸色有稍许波动。

盛浅予说:“半年多了,我也不是故意要瞒着您,只是……这事以前我都没想过,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这孩子,就直接说呗,还要怎么开口?跟妈还害羞?”

盛浅予说:“那现在您都知道了,有意见嘛?”

盛妈讲:“你也长大了,这事也正常。谈意见什么的,你也先得让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小伙子吧?”

盛浅予立马说:“妈,他人很好的,也很厉害,对我也好。”

“有那么好?”

“就是那么好。”

“那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见?”

盛浅予为难道:“见见?还没谈婚论嫁呢,见了……说什么啊。”

盛妈妈失笑道:“你这孩子,谁说必须得谈婚论嫁才能见的?我女儿头次跟人处对象,我作为你妈妈,见见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那……好吧。”

盛妈去炒了两盘菜,葱下锅的时候噼里啪啦的乱跳,她的眉头一直皱着,回过头又对女儿讲:“小予,咱家的情况……你爸的事你跟人说了没有?”

“说了。”

盛妈自己倒不在意,但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她那父亲毕竟上不得台面,心忍不住一揪,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实心眼,这事就这么说了?万一让人误会怎么办?”

“妈,这我也瞒不住啊。再说有啥误会,不就是那点事嘛……”

盛妈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

……

陈子迩听到盛浅予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有点意外,他已没了年轻男女见对方父母的那种忐忑与紧张。

“那好啊,你犹豫了半天就为这事啊?”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看他一口答应,盛浅予很开心,甜甜的问。

“我是晚辈,不要按照我的日程来,要看丈母娘的时间。”

感受着陈子迩极尊重的态度,她很开心,又想到他可能会有些担心,因而很善解人意的说:“就是好奇见见你,子迩你也放轻松,到时候我坐你边上。”

“坐我鞭上?”

陈子迩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好紧张的……他反而想污了……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