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嗜血的硅谷

始发站和终点站的比喻打动了正在思考google出路的佩奇的心,在去门罗帕克市的路上,他满脑子都在想这个事。

这时候的互联网领域,门户是最大的热门,所有人都觉得我有了网站,吸引了足够的流量,然后在页面上放上广告,我就可以盈利。

这不能怪他们,互联网公司全都在烧钱,即便他们上市了,有了名气,有了大量的用户了,可还是在烧钱,烧投资者加普通散户的钱,所以他们想赚钱都想疯了。

于是主流的几家搜索公司都想做一站式的网站服务,而且,这是重点,出于对盈利的强烈渴望,他们都想把用户尽量的留在自己的网站上。

于是谷歌的搜索太快,这他妈是缺点你敢信!

幸运的是,佩奇和布林一直坚持这种快,这让google与众不同,也赢得了用户的心。

但在成功之前,再自信的人发现自己与主流观点不合也会有不安。

佩奇就是,直到听了昨天陈子迩说的那番话。

布林也深受震动,他了解自己的搭档,问道:“你在想陈关于始发站的论调?”

佩奇点头,“谢尔盖,你知道的,AltaVista曾说即使Google做大了,我们也留不下用户,也根本不会盈利,在商业上更不可能成功。”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是个技术人员,我当然相信我的这一套。但是,上帝,你要知道那是占搜索业务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巨头!在此之前我只是对自己的自信,我从来没有……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过像陈那么清晰、准确、一击致命式的思考。”

布林看他有点激动,拍了拍他说:“嘿,伙计我知道那种压力,我们在顶着所有的压力逆行,但我们都相信google最后会成功,陈说的对,我们是做搜索服务的,要坚持这一点,坚持做始发站,把所有来到google的人最快的送走,我们送走的越快,记住我们的人就越多。”

“至于那些绿钞票是我们做好技术之后再考虑的事,况且有个小富豪刚刚还对我们说他有大把的美元。”

佩奇被布林轻松的语言风格逗笑,他挂着笑又有些略带无奈的说:“喔,老兄,别提美元的事,我又想到了我们得不断的融资。”

“好啊,那就让我们去做好了。”布林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

克雷格在后面讲:“技术上的事交给我就成。”

……

……

陈子迩和杨润灵今天离开帕罗奥多来到了硅谷中心圣塔克拉拉县,前天他向猎头公司提出要找一个懂管理及技术的美国人,最好是白人,他不是种族歧视,但找来找去找个黄种人或是黑人那就白忙活了,还不如自己上。

只隔了一夜,猎头公司那边就有了消息,超级快,因为这里是硅谷,一个嗜血的地方。

“一个嗜血的地方?”杨润灵听到陈子迩这么讲,睁大了眼睛仔细看了看自己脚下的圣塔克拉拉县。

马路上车水马龙,而且好车还不少,街道整洁,交通有序;人行道上背着包的年轻人跨步急性,什么表情都有;他们坐着的咖啡店里,男男女女的开心的交谈,还有人笑的前仰后合。

一派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啊。

她撇嘴道:“如果这里是什么嗜血的地方,那全世界大多数都是地狱了。”

陈子迩说:“你是搞法律的,应该知道加州的法律相比于其他州是更加保护雇员的利益的,但在硅谷,这里的技术人员每周的工作时长甚至比日本还长,我不知道法律规定每周是多少个小时,40个?还是45个?”

杨润灵说:“40个。”

“好吧,40个,但你有所不知,硅谷的程序员每周工作八十个小时那都是常事。”

杨润灵惊讶道:“这么长?平均每天十个小时以上啊?!”

“对,而且并不是老板强制加班,在这里老板也强制不了,而是上至CEO下至普通的程序员都很紧张,很有压力,他们不得不加班。”

杨润灵大概知道了,“我懂了,因为这里的竞争太大了。”

陈子迩点头,“来到这里的每个年轻人都在想着取代某一个大公司,而大公司也很清楚,虽然他们块头大,但任何一个新技术就可能让他们泯灭在历史的尘埃中。”

互联网在剧烈的变革,在这股力量之下,什么市值、销售额、利润这些根本就毫无力量可言。

陈子迩说起今天的事,“我们今天要见的人叫托尼·詹姆斯,还有一个叫克莱曼·韦伯,都是在硅谷努力拼搏的梦想者。”

杨润灵说:“硅谷的物价不便宜,如果没有工作的话,生活会崩溃的。”

陈子迩想起硅谷特有的一类人,说:“硅谷高强度的竞争环境其实催生了这么一种人,他们基本上一两年就换个工作,拿到自己公司的股票期权就立即走人,然后到第二家、第三家……”

“毕竟能成为比尔·盖茨或是杨致远的都是少数人,大多数有自知之明的普通人就想到了我说的这种办法,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划分成一年、两年,用自己的技术和生命来买硅谷彩票。”

“硅谷彩票?”杨润灵觉得这个有点意思。

“对,硅谷彩票。在这里一家不给员工提供期权的公司是招不到技术人员的,有很多计算机工程师可能有好多家公司的股票期权,他们就这样一家一家公司轮着干,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们等着盼着梦着,所有人都在想:只要有那么一家变成了微软雅虎,我就发财了。”

陈子迩叹道:“他们压力太大,因为很多时候不是你个人的能力强不强的问题,而是整个部门被裁掉,甚至公司都直接关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不是我们国人才懂的道理。”

他扫视着大街上神色匆匆的年轻人们,“这里的每个人都可能在明天失业。”

现在还好,因为泡沫,优秀的计算机工程师很难招,大的公司甚至只能收购一些小公司然后遣散非技术人员,这样他们可以获得一些工程师。谷歌就曾经以这种方式被收购过。

可泡沫破裂之后,那真是哀鸿遍野了,他从昨天发布信息到今天24小时才两个人来应聘,放在01年02年,一夜之间几十个都有可能。

现在走进陈子迩视线的克莱曼·韦伯就是一名失业者,还不错的是,他西装领带,人模人样。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