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关心

最后的出发时间定在7月18号。蔡一峰那天喝了酒说要跟他一起干,可放了假他就回家了,还是没啥压力,想过了暑假再说。

陈子胜倒是想过来,可他要去美国,自然要等他回来再通知子胜。

陈爸陈妈在电话里反复询问:你大老远的跑美国去干什么?

陈子迩不好解释太多,只是将那边有认识的朋友,邀请过去旅旅游。

他都这么大了,而且越来越稳重,二老也就没有横加阻挠。

于是出发前一天,陈子迩无聊的在家逗着那只肥猫。

她吃完睡睡完吃已经长的很胖了,陈子迩把手放在她肉嘟嘟的肚子上,感受着毛发的温暖还有呼噜带来的轻微震动,还挺舒服的。

他还是喜欢猫的,尤其是这种性格特别温顺粘人的猫。

只是这一只颜值不太好看,可能是从小看惯了,陈子迩就是觉得中国狸花猫看着漂亮,史央清买的这一只是短毛猫,脸太圆了,每个人审美不同,他就是觉得不好看。

陈子迩想起来头一次见到谭婉兮也是觉得她脸太圆,他果然对这种脸型无感。

盛浅予在旁边讲:“其实她一开始不是圆脸,后来被胖了才这样。”

陈子迩摸着猫咪的头讲:“大妹子,你要长点心呐,你这么年轻,正是豆蔻年华,长这么胖怎么能找着老公?以后嫁不出去事儿可就大了。”

盛浅予‘噗嗤’一笑,“你要给猫当媒人呐?”

“她需要伴侣的嘛,咱都是哺乳动物,差的不多。”

“说什么糊涂话呢?”

陈子迩想到史央清,又道:“你嫁不出去也正好,反正史央清嫁人也难,你们主仆两人也算是绝代双娇了。”

盛浅予实在是受不了了,捂着肚子笑,“什么绝代双娇,你嘴巴真损,真要被她的主人知道你说她难嫁人,我看人家要跟你急,女人这个哪能随便讲。”

陈子迩自然知道,他怎么会跟史央清讲这个话,所以不在意的嘿嘿一笑,纠正道:“我说的主仆关系你理解错了。”

“错了?”

陈子迩把猫咪抱起来放到腿上,捋顺她的毛,“你以为史央清是主人呐,她明明是仆人,我不是讲了么,天天供她吃供她喝,你想想是谁伺候谁?”

盛浅予细细思索,有点明悟。

陈子迩抓着她两只前爪,面对面的问她:“你说我这次去美国会不会马到成功?”

猫咪没反应。

“说点吉利的,我给你加餐,一条鱼怎么样?”

猫咪竟然真的叫了一声‘喵’。

盛浅予讲:“她是被你弄醒了,难受,你看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陈子迩不管,他高兴道:“看来咱俩还有点缘分,好,借你吉言了,往后你找男朋友这事交给我了,我指定给你弄个身体棒的。”

把猫咪放在沙发上转头对盛浅予讲:“走吧,买菜去。”

“真买鱼啊?”

“对猫都撒谎,还有人性嘛?”

盛浅予:“……”

这句话的逻辑性在哪儿?

……

……

两人结伴多走了几步去了规模较大的家乐福超市,不止是买鱼,要出国也总要买点什么。

盛浅予推着小车,陈子迩走在她的旁边。

“你要带着杨律师一起?”

“不一起去,应该一起回来。”

“哦,好吧。”盛浅予有些小酸味,她也是很想去的,弄到最后却让另一个女人陪她去了。

陈子迩笑着说:“是去忙公事。”

盛浅予伸出纤纤细指,按着他的脸颊说:“你不准去看外国美女,不准逗杨律师,不准对她过于热情知道没?”

“你还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可我不相信杨律师,我总觉得她看你的眼神怪怪的,总之你不能让她喜欢上你。”

陈子迩讲:“这我可控制不了。”

盛浅予撒娇,“子迩,就你们两个去大洋彼岸,我担心嘛,万一她自荐枕席呢?”

陈子迩笑了,“你这小脑袋想什么呢,人家好歹是名校硕士毕业的高材生,眼界不知道多高呢,就算自荐枕席也轮不上我啊。”

“如果你实在担心的话,我倒有一个办法。”

盛浅予高兴问:“什么办法?”

陈子迩凑过去在她的耳边讲:“你跟我大战三百回合,让我精疲力尽,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盛浅予羞道:“我才不要,咱们又没结婚。”

陈子迩无奈,90年代的小姑娘还是有些传统的,这要再过些年早拉着去那什么了。

两人安心逛着超市,盛浅予买了不少日用品,什么洗头膏,牙刷牙膏,还有拖鞋你敢信?!

盛浅予说:“这个都是日常需要的,又占不了多少地方。”

陈子迩说:“我可以到那里再买啊。”

“现在都准备好到时候你直接就用,这不是很方便嘛?”

陈子迩想着好吧,也算有道理。

没想到出了超市,她又拉着陈子迩去药店,买了几盒药带着。

“感冒药都要带?”

盛浅予说:“我在论坛上问过人,那边很多都是处方药,不方便买。”

“可我身体倍儿棒,不会生病的。”

“那万一你生病呢?又没人照顾你,带点药有好处。”

好吧,虽然他很怀疑盛浅予观点的真实性,不过自己这个女朋友倒挺上心的,挺好。

东西都收拾好之后,陈子迩陪着盛浅予一起吃晚饭。

那只叫布丁的猫自从放鱼的塑料袋打开之后她好像闻到了腥味,一直翘着尾巴绕着陈子迩的小腿转。

而且带着非常急切的眼神看着他,一直‘喵,喵,喵’的叫着。

“这是饿了。”盛浅予说。

陈子迩摇头,“她是要我兑现承诺。”

他把专门买给她的小鱼干放到碗里,布丁见到食物冲的比陈子迩还快,明明都要倒出来给她吃了,还着急的用爪子挠塑料袋。

陈子迩讲:“你们家仆人没伺候好你啊,看把你给饿的。”

盛浅予在旁边看的哑然失笑,说:“你这人吧,外表看着是阳光大男孩,跟人讲道理呢又感觉你像有些年纪有点儿阅历的人,在家里呢又跟个小孩儿一样,你怎么跟个矛盾结合体似的?”

陈子迩忙着喂猫没抬头,说:“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魅力吧,其实我都习惯了。”

盛浅予翻了个白眼:这种话也说得出口,你可真行。

两人聊天逗趣间,她已经帮陈子迩打理好了行李。

陈子迩看着她用心的把各样东西都摆的很有条理,心中也是有点暖意,包括他这屋子也是的,他几乎没有整理过,有了女人,家里才像个家,不然就跟狗窝似的。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