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二天,陈子迩在家里书房陪着盛浅予静静的待着,盛浅予的软件快要写完了,而他则翻看一本以前看过的西方小说。

盛浅予伸了伸懒腰,问他,“你都看了一早上了,《白鲸记》讲的是什么故事?”

陈子迩说:“嗯……这是作家梅尔维尔带着新英格兰人的挑剔眼光,讲述的一个关于善与恶的寓言。”

“你还看寓言?”

“有的时候最深刻的道理往往蕴藏在最简单的故事里。”

“那你读到什么道理了?”

陈子迩合上书,“这个寓言里有一个人物是一艘船的大副,叫星巴克,他总是驾驶着自己的捕鲸船裴阔德号出航寻找猎物,而每次出航他都说这样一句话:责任与利润密不可分。”

“我以前不理解,没钱的时候觉得做事困难,以为有了钱许多事都能办好。所以等有了钱了,总以为钱能做好所有的事。但说到底,这个世界是人组成的,不是钱组成的。”

盛浅予知道他要干什么,说:“我支持你。”

“放心吧,布丁终会变得伟大。”

下午。

薛博华被他找来,陈子迩说清楚前后因果。

薛博华的态度自然也是支持陈子迩的。

他还讲出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你根本不用担心,这次你一定会马到成功,老孙什么也不会做的。”

“为什么这么笃定?”陈子迩问。

薛博华说:“小时候听了很多‘狠人’的故事,通常来说对敌人狠的人,一般对自己会更狠。”

“老孙……”薛博华摇摇头,“没有那种气质,你不是批评他没有学习意识嘛?他让自己过的太舒服了,所以我一直觉得他野心不够,做不出狠事。”

“更何况,他从没找过我。虽然找了我也没什么用,也不能说明他没有反抗的想法,但起码没有反抗的决心。”

陈子迩点头,然后离开。

下午,杨润灵被陈子迩拉出来聊天,话里话外打听了不少关于蔡照溪的事。

他在慢慢变的稳重,杨润灵感觉到了,她最开始认识的陈子迩是不会找她了解这些东西的,起码聘请蔡照溪去捷信监管财务的时候就没有。

在那之后,他去医院找蔡照溪,蔡太太已经出了产房,昨天夜里传来的喜讯,蔡照溪有了二女儿了。

本来是说给他点时间,本来他还以为布丁的事不会那么急,但那都是本来。

陈子迩对蔡照溪说:“我记得你之前说一个优秀的财务人员,要取得老板的绝对信任才算合格。”

“对,这是管好老板的钱的首要条件。我也希望陈总能信任我。”

“那你觉得我会信任你吗?”

“会的。”

“为什么?”

“陈总是聪明人,我也不笨。做愚蠢的事的人不会是蔡照溪。更何况……陈总于我有恩。我一直觉得,人的一生有三种人要好好尊敬:一是辛辛苦苦把我养大的人,二是陪我慢慢老去的人,三是,在我跌倒时扶我起来的人。”

陈子迩露出满意的笑容,“我会开掉布丁的财务总监,准备迎接第二份工作吧,还有这次要好好考虑自己的薪水。”

蔡照溪郑重的点头。

又过一天。

布丁的总部。

陈子迩双手插着兜站在孙宏的办公室,在他身后,薛博华、蔡照溪、韩小军都在。

孙宏则满脸震惊的看着突然进来的这四人。

“你们三个先出去吧,我跟孙宏谈谈。”

韩小军先动身,然后是蔡照溪和薛博华。

孙宏看着陈子迩的背影,嘴唇略有哆嗦。

就在一年前,他们还像忘年交一样,在一起畅想布丁的未来,可现在却成了这副模样。

“陈总……”

地位和利益战胜了情意,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叫的这一声‘陈总’,陈子迩三个字从他的嘴巴里怎么都出不来。

陈子迩没有转身,说:“97年初的时候你从股市中败走,还记得当初的模样嘛?”

孙宏没有说话,但那时的样子他记得,记得很清楚,他不是卫朗那样为了利益歇斯底里的疯子,他更像一个误入迷途的普通人。

这一刻他有后悔,有自责,最多的还是害怕。

也正是害怕,带他来到了这一刻。

“你能力不足我可以谅解,我一直想跟你说,但怕你接受不了落差。拖着拖着以至于造成你现在借职位以求小利。”

“陈总,我…我可以改……”恐惧被刺破,转而哀求。

陈子迩叹了一口气,说:“我告诫过你,布丁的扩张会很快,你要跟上这个速度。”

随后他语气转向严厉:“你怎么就做出这种事来了?你是布丁的股东啊!让布丁受到损害,对你有丝毫益处嘛?小聪明有余,大智慧不足!说你还真是说对了!”

“陈总,我……知错了。”

他的态度倒令陈子迩意外,“我问你个问题,你调走了韩小军。这是什么意思?”

孙宏方寸已乱,说不出什么。

但他不说陈子迩大概也能知道,说:“你这是欲盖弥彰,想贪些便宜又没什么章法,做了点事情又愚蠢至极。”

说到这里他眉头稍缓,“不过……我以为你会有奋力一搏。你有方法的,布丁的供货渠道都由你把持,你甚至可以另起炉灶。”

没想到孙宏却说:“不,我或许没有大智慧,也不懂大道理,但我落魄的时候,陈总你帮过我。其实拿那一万块钱,我不知道内心受了多少折磨……”

这句话让陈子迩的心稍有宽慰。想想也对,他要是个枭雄,学习意识就不会完全没有,或许他本就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只是机缘巧合遇上了自己罢了。

但他受贿这件事的影响太不好,惩处他是必然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能因为事发之后有点悔意就不予追究。

陈子迩命令自己硬起心肠,他说:“这个职位不能再让你当了,你的股份……咱们协议一下作价几何,我会按价购买。”

孙宏身体仿佛被抽空,瘫坐在椅子上。

“其实我早就感觉到……”

陈子迩说:“其实高管受贿是违法的,因为你损失了其他股东的利益。不过…算了吧,看在你早就感觉到,却没有强硬的阻止蔡照溪接管财务,布丁的工作人员也不尽是你刻意培植的党羽的份上。”

孙宏这个人,陈子迩说过他分善恶,知进退,虽然并不完全贴切,但大体上是对的。起码他在罪恶关头,很强烈的犹豫过,这一点陈子迩相信。

“企业经营实践中的每一个策略和技巧对赢得商战固然重要,但更为决定性和长期性的因素无疑是商业经营的境界和一以贯之的初心。这一点你差太多,所以你不再适合领导布丁前进了。”

孙宏眼神呆滞,说:“陈总,布丁的股份我可以不卖嘛?”

陈子迩说:“你有权力不卖,但我希望你卖掉。那也是小几十万块钱,足够支付你一年多以来的辛苦了。”

“你走吧,好好考虑卖不卖。”

孙宏最后说出的一个请求,不是为他自己,他说:“公司的小张是无辜的,希望陈总不要开除他。”

还有妇人之仁?这个人还真是……没什么大用的一类。

陈子迩不想再去细细分析他心理,他拒绝了这个请求。

“犯错的人总要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你认为呢?”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