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聪明人做选择

虽然吃着中餐就着红酒感觉怪怪的,但是酒已经买回来了,也不能放着不喝,所以陈子迩给两位女士都倒上了。

杨润灵端起酒杯之后还很洋气的说了句‘cheers'。

陈子迩的胃空了半天,终于有食物进去了。刚吃了没两口,他的手机又响。

是蔡一峰。

他询问陈子迩晚上是否回宿舍。其实这两天陈子迩在搬行李他们就已经知道他要外住了,只是具体哪天还不知道。

陈子迩说:“我今晚住在外面。”

室友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是说有空来这里看一看。

他放下电话之后,杨润灵开始讲话,说:“我一直都有听小军和茜茜说起过你,只是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

陈子迩说:“两位也都很年轻啊。说起来其实我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我们古人讲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现在是小打小闹混一混,真要遇见正经的生意人,人家肯定觉得我不够稳重。”

韩茜听着好像是有点道理,追问说:“所以你才一直让孙宏代你出面是吧?”

陈子迩发笑,否定道:“那还真不是,那是我懒,便利店的琐事我不想管。”

韩茜:………

杨润灵看着韩茜脸色发窘,被逗得一笑,说:“你讲话真有意思。”

她还不如韩茜放得开,后者直接呛陈子迩说:“这种理由你还好意思理直气壮的说出口。”

陈子迩也不觉有异,他对律师这个职业还挺陌生的,便问杨润灵,“杨小姐专门从事哪方面的诉讼?”

杨润灵回答说:“我什么都做过,我处理过民商事案件、也做过离婚案件,甚至刑事案件我也做过辩护人。”

陈子迩听了觉得奇怪,“不是说律师一般只做某一领域的案件嘛?”

杨润灵解释说:“那是大律师的特权。其实这跟陈老板做生意是一个道理,刚刚起步的时候,只要是不违法又挣钱的活,都会去干的。

“我刚毕业一年多,大案子哪里会主动找我。所以就要考虑自己的案源问题,我又是纯提成律师,必须是有案子就要去做,不然,会饿死的。”

韩茜想想都觉得不容易,担心说:“你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杨润灵自己说的蛮轻松,也没做出什么伤春悲秋的表情,而是对着陈子迩说:“以后陈老板有这方面的需求,可要第一时间想到我这个努力生存的小律师。”

陈子迩觉得怪怪的,这是希望我早日跟人打官司嘛?所以说医生和律师推销自己真是难,他记得有一次去医院,那时候医院为了简化手续,搞了一个什么卡,护士甜甜的语气中带着欢喜,说:“以后你再来我们医院,就不用排队挂号了。”

陈子迩当即斥道:“你应该说我以后再也不要来。”

后来想想人家小护士说的一点没错,实事求是的讲,他肯定不是他最后一次进医院,可是听着刺耳啊!

杨润灵是当局者迷,但韩茜旁观者清,她提醒道:“润灵,一般要找到你可都不是好事啊!”

杨润灵一听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真是蠢,正在尴尬间,又听到陈子迩讲:“也不一定,如果以后杨律师成为专业的知识产权律师,我有什么专利法的问题需要咨询的话,那就是好事了,现在专利的商业价值越来越高,杨小姐以后也说不定可以帮我免去损失。”

尴尬气氛顿时化为无形,杨润灵心怀感激又觉得佩服,他这一份急智的确优于常人,也亏得他想到专利法这个东西。

她说:“我听茜茜说,你还是个学生,可你现在事业有成,为什么不考虑退学专心在事业上奋斗呢?”

怎么每个人都要这么问?

陈子迩无奈,随便说了一句,“我自己还真没想过退学的事,主要我也没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业,所以还是现在学校里面待着吧。”

杨润灵惊奇,“布丁便利店快要扩张到30家了,你还不拿他当事业?”

“不是,当时只是觉得无聊,正好一个需要帮助的老乡又只会做零售,所以我才踏入这个行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不是这个。”陈子迩平淡的说着。

却不想两个女人听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布丁虽然只是小小的便利店,毕竟有几十家了啊,而且还在不停的扩张中,你现在却跟我说只是随便弄弄,还不拿他当事业,那我们这些天天挣辛苦钱的人怎么办?

最后韩茜只能说:“跟你聊天就是被你打击自信心的过程。”

杨润灵则好奇,“那你感兴趣的行业不会一个也没有吧?”

陈子迩自己也觉得难以抉择,他说:“其实准确说起来是一种选择困难症,选择太多了,就不知道该做什么。”

“什么意思?”韩茜没听懂。

陈子迩解释:“现在很多行业都很赚钱,我们国家正在快速的城市化,所以不论是零售还是服装、制造、餐饮,再大一点的像汽车、房地产、因特网这些行业的市场容量都在急剧扩大,只要找来专业的人才配合科学的指导,赚钱是一定的,说句难听的,就是卖马桶,需求都是恐怖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行业,最后很容易在创业过程中被钱诱惑,结果就是什么都要做然后什么都做不好。”

杨润灵一脸懵逼,她第一次听说有人是这么看待做生意的!大家都在讲钱难挣,你却再说赚钱的行业太多不知道选什么!!

可陈子迩真没有在装,他说的是真的,带着20年的视角看1997年这个节点就是这样的感觉,你让任何一个人过来都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开个娱乐公司签几个后来的天王巨星,肯定赚钱;

找来厉害的导演拍几个不错的剧本,肯定赚钱;

你说做电子商务不一定有马云那么牛逼,简单,你给他做天使投资不就好了,拿着点股份你自动就是富豪了。

所以就像他自己说的,即便就是从现在开始做马桶,这以后多少家庭需要这东西?那能不赚钱?

可陈子迩不缺钱呐。

再说那些首富就一定幸福吗?张朝阳得过忧郁症有人知道吗?马王两人每年多少小时在飞机上有人知道吗?这些互联网大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有人知道吗?

不过要说一个感兴趣的行业也没有,那也不是,陈子迩有一点兴趣的,是做智能手机,做出个苹果那样的企业,这符合他的性格:要做就做最牛叉的,轴、吹毛求疵,说好听点就是追求完美。

可现在诺基亚才火,还苹果呢。

~~~~~~~~~~

餐桌上,气氛一度凝固。

杨润灵则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听着有些在吹牛皮,可是吹的太帅了,她的心扑通扑通跳,不过再想到‘可能性’,只能无声叹息。

陈子迩最后说:“这顿饭还是不要谈工作了,再干一杯吧。”

三人举杯。

他继续请教专利的事,万一他未来真的做智能手机,那估计是每天都要和专利打交道,这可是一个重要的武器。

杨润灵自己没想过做知识产权方面的律师,她说:“这方面的律师很少,专利律师要懂一点技术,得有理科背景,又要熟悉法律,还得有文科禀赋,台阶太高,所以现在专利律师,要么就是有技术情结的法律人,要么就是有法律情结的技术人,但要能做到两者巧妙的融合,难度不小。”

陈子迩点头,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

杨润灵又说:“除了本身的难度高以外,案源也是问题,大的专利案件基本集中扎堆在大律所,大律师的能力也越做越强,而越大的案件呢,又越是愿意找有名的律师。这就搞得入门的小律师只能在学习时从案例分析里面接触到这类案件。”

“与此同时,小的专利案件呢,质量差,就是一块蚊子肉,律师的能力也提升不了,可以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专利律师的两极分化很严重,牛者越牛,弱者越弱,这中间的鸿沟很难跨过。”

韩茜说:“那还是做其他领域的律师好一点,能稳定有不错的收入就行了,省得陷在那个坑里出不来。”

杨润灵则开始了自己的思考。

饭局结束,两人离开了陈子迩的家之后。杨润灵走在路上沉默着不说话。

韩茜问:“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良久。

杨润灵忽然决定说:“茜茜,我想好了,我要做专利律师!”

韩茜摸了摸她的脑门,笑着说:“你没事吧,发什么神经呢?你自己不是也说专利律师两极分化严重,那个关口很难过去嘛!”

杨润灵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她分析自己:“我读书时候本来就不偏科,还就是靠的理综和数学的高分考上的金大,所以理科不差,我还是法律硕士,文科也好,我是有条件成为专利律师的!”

她给韩茜描绘着未来,“你知道吗?商业中一个专利的诉讼费可能达到上亿美元!”

韩茜相信自己的朋友可以做到,只是她的决定好突然,她猜测,“是因为陈子迩让你做这个决定?”

杨润灵也没掩饰,说:“我们律师要做那么多类型的案件,他却独问专利。”

“所以呢?”韩茜问。

“所以我要做专利,一定要做!因为有钱人关心的地方,一定有更多的钱!”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