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与世界共逍遥(二)

陈子迩想了一个例子,说:“比如说伞这个商品,它体积不小,但在晴天完全就是白占空间的垃圾。所以即使它放上半年也不会损坏,我们也不会库存很多。这时候你就要关注天气,未来是不是会下雨?如果天气预报有大雨,订货的时候就要告知孙宏,需要一定数量的雨伞。”

三人面面相觑……搞不懂陈子迩的思路,天气预报也不是都准的呀……

陈子迩无奈,他只得强调:“你们不要觉得这个是天方夜谭,要照着这个想法去做。”

“再比如,我之前和孙宏说我们要卖早饭,这也是根据附近有很多学生来决定的,他们每个早上都要去上课,每个人都要吃早饭,如果这时候我们的便利店可以提供好吃、便捷、又美味的早餐,你说会不会销售一空?”

三人齐齐点头。可孙宏道:“卖是肯定会卖很多,但是哪有便利店卖早餐的?”

陈子迩说:“别的便利店不做,我们就不可以做吗?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差异化竞争,意思是说人无我有,人有我精,这样布丁才会受到消费者的追捧,别人卖什么,我们也卖什么,你要问自己消费者凭什么买你的?”

“所以早餐,就是我们的差异化竞争。”

钱红莹眼睛射出精光,这些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过。

但陈子迩还没结束,“除此之外,因为早餐是保存期很短的食品,所以对于即将会售出多少份,我们就更要心中有数。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你周一到周五准备了300份早饭,那么周六周日就一定要减少,因为很多学生因为不上课会睡懒觉,这样他们就会不吃早饭,如果还是死教条的准备300份早餐,我们就会浪费很多。”

“至于减少多少份,这就需要你们两个记录数据,从第一周到第十周到将来的第N周,每一天的数据都要有,并从里面计算出相对准确的平均数。然后根据这个数据来提前准备,做到有备无患。”

陈子迩给了三人一点消化时间,然后说:“现在对于我说的第二点,要了解周边任何一点小信息的要求,明白了嘛?”

钱红莹和华若秋都点头,脸色已经没了刚刚陈子迩说福利时的轻松欢乐,这是肯定的,这个工作可不好做,往大了说就是预测每一天的未来的。

这也是陈子迩要给她们提成的原因,拿着死工资,谁愿意去做这个事。

“第三点……”

两个小姑娘开始咽口水,这已经很难了,还有第三点…

陈子迩不管她们,“第三点,其实比较简单,我需要你们着统一服装,孙宏你去订。”

“好。”

“要明亮阳光的,让人看着舒服。”

“没问题。”

陈子迩最后总结:“以上,是你们工作内容的概述,我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我们要正确的掌握‘何人、何物、何时、何量’的需求,最容易被忽略的是什么人买在买东西,但这个也很重要,明白了嘛?”

三人全都点头。

“孙宏你将我说的,整理成稿,我不想以后每开一家分店就要说一遍,这个不现实的。”

先讲福利,再讲工作内容,最后是服务原则。

陈子迩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讲起:“我自己粗略的想了一下,布丁便利点要有四大服务原则。我们是零售业和服务业的结合,零售做得好还不够,关键是要有服务。”

这是个简单的道理,都能懂。

“第一个原则,亲切的服务。钱红莹干过这个工作,应该也受过一点培训,简单来说就是顾客就是上帝,要微笑的回答顾客的每一个原则。为此还有夹筷子练习微笑的。”

钱红莹脸色略红,轻轻点头。

“其实商业从根本上来说不是什么系统产业,它只是一个‘人’的生意,关键是要服务好人。或者这样说,亲切的服务是我们不需要成本的差异化竞争手段。你们两个要重视这个原则,其实无论商品的价格多么便宜,结构多么齐全,我们这里设计装修多么豪华,如果你们两个的服务态度冷漠,没有笑容,板着一张扑克脸,不主动与人交流,让顾客感觉冷冰冰的,让他们觉得:买个东西还要看你的脸色,那长此以往,我们这家店肯定没有顾客再愿意进来了。”

“就说我们卖的早餐,人家就非得吃你的嘛?”

陈子迩继续说着:“在西方服务业好的国家,流行过这么两个词,一个叫‘Customer-Satisfaction’,一个叫‘Employee-Statisfaction’,分别是‘顾客满意’和‘员工满意’的意思。”

陈子迩想做个小小的测试,问他们,“你们觉得是CS顾客满意重要一点,还是ES员工满意重要一点?”

孙宏先说:顾客满意重要。

另外两个姑娘,当然不敢说自己比顾客重要,所以也说顾客满意重要。

但陈子迩却说:“都错了,应该是ES比CS更重要,员工满意要放在顾客满意之前。很简单的道理,如果员工感到不满意,就无法令顾客感到满意。假如我天天压榨你们,你们背后叫我陈扒皮,每天带着怨气工作,又怎么可能呈现给顾客一种乐观开朗的面貌?”

两个姑娘都捂着嘴笑。

“所以我先要伺候好你们两个,让你开心愉快,我才能开心愉快。”

“我让你们来决定下一次订货订什么,也是这个考虑。布丁不仅仅是我和孙宏的,也是你们的,每天卖的多,你们有钱拿,在决定订货种类和数量的时候也会有参与感。因为保持每天都快乐是很难的事情,仅仅依靠我给你们提高薪资、改善雇佣条件是没有办法一直让你们开心的工作的。”

“你们要把自己当成布丁的主人,你们来决定布丁要卖什么,能卖什么,而不是像机器人一样,听从我的指示或者孙宏的指示进行工作,布丁的成绩是经过你们自己思考和判断得来的,自己负起责任,主动采取行动,这样取得成绩之后的那种愉悦,比拿到900块钱多多了。”

“所以,你们不是我们的钟点工,你们是布丁的合作伙伴,如果成绩好,布丁的第二家第三家分店,你们当上店长是很有可能的。”

两个姑娘神色激动。陈子迩说的这一番话确实很鼓动人,描绘的未来很美好。

这个工作好像是很与众不同。

第一点说完,陈子迩说第二点:“我们的第二个原则,就是清洁干净。这个是强制性要求,我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来,如果我看到有灰尘,货架上,收银台,地板上,还有玻璃,甚至包括厕所,有不干净的地方,我是要批评的,不排除扣工资,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干净的环境很重要。”

“第三,品质。商品的品质,卖东西价廉很重要,物美更重要,尤其是我们打算卖早餐,这是食物,那么食物是否好吃,是否新鲜这都是很重要的,我们没有办法现做现卖,但起码不能难吃。这个孙宏你负责,进货的时候你要搞清楚,首先是安全,其次是要保证一定的口感。食物中毒就是犯罪,要搞清楚重要性。”

孙宏做出保证,“这个我会严格把关的,不安全的食品绝对不会出现在布丁的货架上。”

陈子迩点头,“第四点,就是商品种类要齐全。这分两个方便来看,首先我们店的规模有限,所以不可能把所有的产品全都搬过来,全搬来我也买不起。”

钱红莹和华若秋又被逗的一笑。

“那我又要求种类齐全是什么意思呢?其实跟让你们收集信息也有关联,就是500米之内的居民,需要的东西我们大多数都要有,对吧,他不需要的我们就不要放在这,比如一些很贵的东西,什么名牌茶叶,很少有人买的,不要拿回来放着。”

终于讲完了,陈子迩拍下手,说:“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你们有什么想法,要求都可以跟我说。剩下的就是投入工作。对了,虽然我定的规矩是你们两个决定订货数量,但毕竟没有经验,开始的时候,孙宏你先带着他们做。”

孙宏没意见,其实这一点他还有些不放心,现在陈子迩这么说,那就太好了。

而结束后华若秋因为没干过,陈子迩说的又太多,有些还不太好理解,所以她在结束后又找陈子迩对一些细节进行询问。

其实陈子迩也没干过,他说的这些也都是看书来的,严格说起来属于纸上谈兵,但指导一下这么个小店,应该不成问题。

再说,他不懂,反正他也不管具体的事情,孙宏懂就行了。

店面的订货是两个女生负责,进货渠道是孙宏负责,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等着收钱吧……

陈子迩想着想着也觉得激动,这个钱挣的让他更有成就感,就像他自己讲话中的那样,有参与感,之前虽然股市里也挣了点钱,但好像跟他都没什么关系,躺赢最没意思了。

晚上的时候,他又去韩茜家蹭饭了,得去感谢感谢她,人家说的挺好,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参与者!所以说,要去做点什么才会觉得充实,幸福。

看着世界,自己逍遥,那算不得逍遥。

得与世界共逍遥才行!

喜欢重塑人生三十年请大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